财新传媒
2016年04月18日 22:26

华人经手过的都可能造假?

华人经手过的都可能造假?

写了两篇有关澳洲奶粉的博文,结果不少读者来信、留言让我介绍代购,有说孩子三个月,母奶不够了,有说孙子即将出生,得储备一点“战备粮”……同志们获得奶粉的急切心情远远超过对我博文观点与知识的渴求,我也是醉了。

(奶粉小贩,吃得放心,你安全,我也安全,耶——)

不过,想一下这事也容易,不就举手之劳嘛,且不说我自己就有哥们在澳洲开最大的礼品、免税店的,我在澳洲的读者中就不少于十位是做奶粉生意的。于是我满口答应,还建立了一个群。信誓旦旦:好吧,明天就给你们提供澳洲原装奶粉……

结果......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18:55

又见生日:羊群一年有感

又见生日:羊群一年有感

匆匆又是一年,又到了我的生日。人过了四十才发现时间开始不够用。不过一年里还是可以做很多事的,尤其在过去一年里,我成立了自己的读者微信群,同上百位读者线上交流、线下聚会,忙得不亦乐乎。去年4月18日生日,更是在广州举行了读者聚会。一年下来,有教训,也有经验,有欢笑,更有汗水。下面稍微总结两句。

第一,   长期混迹互联网,写作一千万字,为什么突然不务正业,要自己搞读者群呢?这涉及到我的“正业”——其实我一直在研究互联网管理,包括对国家决策机构写报告提建议,以及自己写博文探讨,互联网管理始终是我重要的领域。我研究的目的是:一方面希望国家权力机构能够有效管理互联网的同时,又能保持互联网的活......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5日 00:12

我们能从澳大利亚学点啥?

我们能从澳大利亚学点啥?

北京社会主义学院研究邓小平理论的专家好手王占阳教授来过澳洲两次,对澳洲有一定的观察,他逢人便讲澳大利亚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当然,澳洲实行的“社会主义”肯定同马克思期盼的苏联东欧那种社会主义有本质的区别,那个“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领导下的。马克思说是为了缓解社会矛盾而由资本家采取的权宜之计。当然,我已经在澳洲先后呆了20年,发现这“权宜之计”也还靠谱,当然,不是没有缺点。据说改革开放初期就有一位北京高级领导人考察完澳洲后回去汇报:报告,那里的社会主义搞得比我们好,早就公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了,不过,缺点就是没有共产党的领导……

&nbs......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20:06

中国人病了?

中国人病了?

【那鬼佬还不识趣地开玩笑说:你们中国人都病了吗?身体缺这么多东西?把澳洲的奶粉和保健品都买光了?我真想揍他一拳。我知道,中国人的身体什么都不缺,我们缺的是诚信——我们已经没法相信在自己的国土上能买到放心的奶粉和保健品】

对不起,不是中国人病了,是我——大五毛,“民主小贩”,“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老杨头——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昨天一篇“澳洲奶粉黑幕,吓死宝宝了”捅了马蜂窝。一夜之间,一位靠码字维生的“民主小贩”转眼变成了“奶粉小贩”。原本是准备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我忠实的读者选购几款奶粉,请澳洲信得过的读者、朋友帮他们邮寄到中国大陆。反正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19:58

澳洲奶粉黑幕,吓死宝宝了!

澳洲奶粉黑幕,吓死宝宝了!



访问澳洲期间,发现我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颁布了一条lockout 法律,对悉尼最繁华的商业区、夜生活街道与红灯区的酒吧等场所做了严格饮酒时间规定,据说连喝啤酒的杯子也不能使用玻璃杯。让我惊讶的是,这样一条影响整个悉尼夜生活甚至这个地区经济发展的规定竟然起因于一起几位半夜喝酒打架致死的事件——喝啤酒不得用玻璃杯是因为有人喝醉了酒用玻璃杯砸人家的头!

在澳洲,因为一两起恶性事件而修改法律和规则的,并不少见。酒吧事件之所以引起大家议论是谁都知道喝酒后一定有闹事的,他们认为如果按照这个进度立法和定规则,迟早可能要废除“饮酒”也说不准。有年轻人哀叹:澳洲的自由面临威胁。

<......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5日 14:10

别老把自己当成受害者

别老把自己当成受害者

南非图图大主教在《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一书中有这样几段话:

“我们在自己国土上的经历令人宽慰。人们表现出真正高尚的宽宏大度。他们宽恕罪恶、放弃复仇的意愿实在令人敬佩。他们把自己从受害者的状态下解放出来,不再心怀怨恨、死抱住创伤不放,从而开创出崭新的人际关系。他们给予罪行的制造者以机会,从内心的愧疚、愤怒和耻辱中解脱出来。这样便形成了双赢的局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样做,和平与安全不可能真正到来。复仇和暴力只能生发出更多的复仇和暴力……愿意道歉和宽恕的人是坚强而非软弱的人……中国如果能够妥善处理往昔的痛苦,就会成为一个更加家伟大的国家。没有宽恕,真的就没有未来……”

<......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1日 18:37

澳洲版的“国富民穷”

澳洲版的“国富民穷”

每次回到澳洲,喜欢钓鱼的哥们都会去海边钓几条鱼,让小弟打打牙祭。能让刚从吃国回来的老杨头打牙祭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小鱼烂虾,而是石斑、苏眉之类的。即便在香港的海鲜酒店,也很难吃到这么大、这么鲜活的苏眉。悉尼朋友早上起来驱车几十分钟到海边,九点钟回来上班,一般都能钓到一、两条苏眉和石斑鱼。一开始我还不太介意,只觉得好玩,把照片发到微博,经过吃货和大厨网友们的鉴定,原来才发现,我们吃的苏眉在澳洲、香港和大陆,市场价几乎都在几千元(人民币)!石斑鱼也从几百到上千元!乖乖的,不觉暗自吃惊。

吃惊过后就开始打我的小算盘了:花费整整两、三天时间憋出一篇稿费不到两千元的稿子,累得头痛欲裂、......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30日 22:23

中国人,别再宰自己同胞了!

中国人,别再宰自己同胞了!

韩国电视台披露,赴韩国旅游的中国人都被大巴拖到一个专门为中国游客特设的餐厅吃“韩国餐”,这个餐厅不接待韩国当地人,估计担心食味不正,食料中可能存在大量假冒伪劣,韩国人一吃就发现了……其实这种事傻瓜都知道,要不是韩国电视台爆出来,恐怕没有多少人去真正关心。中国人开始走向世界,但我也发现,中国人宰中国人的现象,已经快速地蔓延到有华人居住的地区。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5日 14:52

杨恒均:我可以当一次老炮儿不?

杨恒均:我可以当一次老炮儿不?

不知道观察两会的朋友注意到没有,今年总理报告中加重语气提到坚定反腐不动摇时,出现了过去十几年没有过的事儿。往年,大领导作报告一提到要严厉反腐,下面的小领导基本上都条件发射地掌声雷动、经久不息。今年总理报告中提到反腐时,至少有一处竟然无人喝彩,出现数十年罕见的冷场。

当然会有各种不同的解读,过往都是叶公好龙,鼓鼓掌又不用纳税?现在不同了,真枪真刀反腐了,会场里的人应该比会场外更能感觉到反腐的阵痛。也有这样解读的:反腐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嘛,不像以前一样,代表们用掌声提醒、鼓励做报告的不要只说说。还有的解读比较不靠谱,这里还是不说为好。

会场如此,会场外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届政府上来后,我因......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4日 23:42

游温州、雁荡有感:真牛B

游温州、雁荡有感:真牛B

过去几天,老杨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了浙江几个地区,逛了雁荡山、鲁迅三味书屋,拜访了蒋公故居,吃了茴香豆,见了一大批读者、羊友和故旧老友,感慨良多,一言难尽……想来想去,发现也就用三个字形容比较确切:真牛B!

为啥首选温州?因为我是带着崇敬而来的。早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的1986年,攒了一些父母寄来的钱去舟山群岛旅游。到了岛上走来走去、东张西望,总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不离左右。我看他象小弟弟,于是从聊天到结伴同行。小伙是温州人,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温州这个地方。他和我一样背了一个大书包。但显然比我的一包书还要重些。休息时他打开背包,里面好像是锅碗瓢盆之类的铁器,他告诉我,他是到......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4日 12:42

拆除小区围墙,该听谁的?

拆除小区围墙,该听谁的?

虽然已经反复声明我暂时封笔,不再写评论了,但还是不停有读者来信询问我对时事与一些突发事件的看法,例如最近国家发布的拆除小区围墙的政策。其实,如果读过我过去十几年里写的一千多万字的读者,早就不需要来问我,你们自己就有答案。

实事求是地说,我不是学者,对很多领域并无多大研究,我过去十几年写的很多时评,包括“杨式”理论文章,还有对执政当局的政策建议,都是基于一个简单的判断:天底下没有新鲜事——中国目前遇到的所有问题几乎都在地球上某些地区,尤其是发达国家出现过。而我正好在过去五十年里,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年,在地球上发达国家奔走了整......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2日 16:28

元宵节寄语:你那时在哪里?

元宵节寄语:你那时在哪里?

赫鲁晓夫上台后开始清算斯大林,在一次全党高级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这位斯大林培养的接班人滔滔不绝地揭露斯大林的恶行。正在他讲得起劲时,秘书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请问赫鲁晓夫同志,斯大林干那些坏事时,你在什么地方?——这问题够尖锐的,显然是下面听讲的高级官员递上来的。赫鲁晓夫脸色变了,他霍地站起来,挥舞着纸条对着黑压压的听众喊道:这是谁递上来的匿名纸条?请你站出来?结果,他喊了好多遍,等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人敢站出来。于是他面有得色地坐下来,轻蔑地说,我当时就在你现在所在的地方。

这当然是政治典故,但却一针见血,让人微笑中忍不住要流出心酸的眼泪。前苏联体制和现在的北朝鲜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5日 08:39

冒充龙应台之名是极其恶劣的

冒充龙应台之名是极其恶劣的


有群友在多个羊群里贴出了一篇公众号文章:《龙应台: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嘚瑟的乐园》,惊讶于应台先生竟然回应周小平的文章,于是点看使用播放器阅读收听。听了不到两段大概一分钟时间,我已经知道这不是龙应台老师的文章,还没听完我立即在群里发言:这不是龙应台的文章,请不要转播。再遭到质疑时,我生气地说,此文作者的水平与人品应该都在他批评的周小平之列甚至之下!

贴子发出,明显感到很多读者不服气,有几位公开出来辩解,大抵是认同文章理念,写得不错,就转帖了;还有认为看到是龙先生的文章,就转了,感觉很痛快,终于有大名人回击五毛了,等等。我又问,你们不管转什......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9日 15:49

看起来,只有川普这招才能救西方了……

实行民主制度、奉行“普世价值”的西方诸国在其短暂的历史上遭遇过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都被其“最不坏的制度”化解了。可如今民主西方主要国家遭遇的最大挑战不但无法用“普世价值”来化解,而恰恰就是这些普世价值及民主制度一手造成的。想起一本叫“美国反对美国”的书,而现在的情况是“民主挑战民主”。这些挑战强大到只有用破坏民主制度的办法,才能保护民主制度继续延续的程度……

法国,三大原创民主国家之一,自由、人权和博爱的发源地,自己享受包容、多元不过瘾了,对北非、中东穆斯林敞开移民的大门。但据说不久之后,法国总统很可能会是一位并不一定认同法国式自由和人权,也不那么包容的穆斯林。而这位穆斯林......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5日 17:56

“党政官员不得妄议政府”符合西方标准

“党政官员不得妄议政府”符合西方标准

有读者发现什么都敢妄议的我竟然没有就“妄议”发表过任何“妄议”,于是穷追不舍,看起来,我不得不“妄议”一下了。党员能不能“妄议”党组织及其决定,领导干部和公务员允不允许“妄议”和批评政府决定?如果你非要我回答,那么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按照西方标准或者世界上绝大多数先进国家的规定:不能,也不允许!

美国虽然有各种党派,但在一个政党内,虽然有民主和批评的机制,可如果有政党成员到外面媒体或者互联网上“妄议”自己的党,基本上就是要离开的节奏。而西方任何一个比较先进的政府,其政务官与公务人员几乎都被明确法规或者不成文的规定严格限制了不得“妄议”总统与政府政策,而且,美国各大政府机构还得......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2日 14:15

春节期间我们一起做件有意义的事吧

春节期间我们一起做件有意义的事吧

去年底,一位从事公益的朋友告诉我,他们计划开展一个公益项目,就是组织摄影师与摄影爱好者为没有条件但有需要的家庭拍摄有特色的“全家福”,尤其针对“留守家庭”以及为生活而几代人分住各地的。他们准备在广州周边开展这项公益活动。

我一听就心动了,这个公益项目非常适合羊群,因为我想到更多的是我的家乡、中部和西部,尤其是广大的农村地区,除了红字会之外,全国恐怕没有比羊群群友更有条件深入到各个地区为有需要的家庭服务了,因为羊群群友本来就分布在全国各地,有些住在城市地区的,也会在春节期间回到乡下。如果我们在二月开展这项活动,参与的羊友、惠及的群体都将是很多的。

在手机拍照......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1日 20:49

走过台湾二十年

走过台湾二十年

带50位大陆读者去台湾旅行,正好赶上大选,马不停蹄从北到南,累但兴奋着。正如行前我对团友说的,日月潭、阿里山、台北101不看不会太遗憾,到台湾就是看人,感受人文。澳洲SBS电视台采访我对台湾大选的观感感受最深的是什么,我竟然脱口而出:台湾人。

是啊,过去20年里,我先后去过20次台湾了。大家都知道,台湾过去20年的风景与城市由于没有过度开发和拆迁现象,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可每一次同台湾人接触,我都有新感觉。换句话说,每一次当我说自己了解了台湾时,我其实还并没有充分认识他们……虽然学识方面我还比较欠缺,但作为大陆独立学者在20年间亲赴台湾20次的,应该属于“知台派”吧?

20年前......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1日 11:17

写给翻墙去爱国的青年人

写给翻墙去爱国的青年人

【杨恒均按:昨晚有好几位年轻读者来问我如何翻墙,我才知道发生了中国大陆的青年网友翻墙到脸书上查看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的主页,留言留表情留印记,我的心情是复杂的,爱国热情令人高兴,翻墙去外面看世界更值得鼓励。世界上尤其是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堵墙,最著名的就是长城了,这座建起来用来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长城,据历史学家马勇告诉我,从来没有一次真正成功抵御过“外敌”的入侵,可是想一下,劳民伤财,牺牲了多少人去建造啊。更滑稽的是,这座并不是抵御“外敌”入侵,拿今天眼光来看,这座建立在中国大陆心脏地带的墙甚至成了“分裂”民族的象征,竟然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历史的象征。历史不该重演,有形的墙推倒了,还有更可怕的无形......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8日 17:19

中国领导人“不按常理出牌”?

常有学者对我说他们看不懂习总施政,因为他有时“不按常理出牌”。那么,他们口中的“常理”是什么呢?例如,“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这是流传了很久一句“常理”。在这个“常理”的指引下,地球上几乎所有缺乏监督与民主机制的政权,都不敢或者不能彻底反腐,最终几乎都难逃——另外一个“常理”:七十年崩溃的命运,也就是我曾经详细论述过的“七十年大限”理论。一个“常理”紧扣另一个“常理”,环环相扣,互相印证,弄得好像挺有“道理”似的。要按常理出牌,循规蹈矩,也成了一个“真理”。

可问题是,“常理”不但不是“真理”,有时还很不合理,甚至是邪说歪理。就拿反腐败来说吧,体制弊端长期形成的腐败根深蒂固......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8日 09:21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若要打破两岸最大的坚冰,不但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更需要领导人的勇气、智慧与魄力。从台湾方面来说,任何同北京领导人的接触都有可能被在野党与台独分子诬称为“卖台”与“投共”;对大陆领导人来说,在经济实力已高居世界第二的大背景下,如何“屈就”地平等对待台湾领导人,无论在台湾、大陆,还是世界各地,几乎都会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任务”。两岸双方分别面临的看似不可能克服的障碍,在习近平和马英九的握手谈笑声中,化为乌有。这背后自然有多年来台海两岸领导人的努力,两地团队的密切沟通,更有两岸领导人的大魄力与大智慧,其中尤以大陆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以对等的身份同马英九先生会晤,更是让海内外观察家惊叹之余,倍感钦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