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6月23日 22:20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常有青年来信说他们很纠结,不知该不该考公务员,请我提点意见。我说,如果是想为人民服务,如果想进入后让这个体制的纯洁度高一些,那就去吧,公务员职位虽说清贫一些,毕竟比较安稳,福利也还可以。可是,如果你是被公务员的灰色收入、贪腐便利与利用脏钱和手中权力包二奶、过奢靡生活,那就要三思了。打开报纸尤其是互联网,“每日一星”几乎都是与小三、二奶合影的公务员,贪官污吏落马比神舟十号上天还令人振奋。“公务员”都快要沦为“犯罪团伙......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2日 23:08

反腐不靠“文革”靠什么?

文革带给父辈的苦难也许只有等到他们离开人世才能够最终消除。就算我们这些当时年纪不大的,身上也都或多或少留下了文革的创伤,至于整个民族,则被深深烙上了也许再过几十年、一个世纪都无法消除的烙印。看了我的题目,稍微有理智的中国人都会斩钉截铁地说:不能、也不会再有下一场类似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运动了。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我想大家都不能够否定,那就是毛感觉到政权不稳了,想发动文化大革命来保卫用枪杆子打了几十年才夺得的江山。那么,毛为什么觉得自己的江山不稳?

在发动文革前,毛已经把自己在全国人民中的威信弄得很高了,如果说他想更高,那也有可能,但却......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1日 16:19

杨大叔谈“大叔控”:少女为啥爱大叔?

[严正声明:此短文为老杨头特色的“学术与调研”类博文,不代表老头认同此现象,更不代表老杨头之观点。严禁任何人把本文同老杨头追求之宪政民主扯到一起。突发奇想写此文是因为今日我的一篇博文正好同李银河女士名为“评女性择偶的‘大叔控’”放在一起。读过此声明的,可以继续看下去哦。]

据一项对18到25岁女性的调查中,有70%的女性有“大叔控”情结,希望在择偶时找比自己年龄大10岁左右的“大叔”,理由是大叔成熟稳定有魅力,还懂照顾人,经济实力比同龄男性强。当然,这些女性中只有17%的真正同大叔谈过恋爱,成功结婚的只有2.7%。基于我对周围朋友的了解,以及对社会的观察,总结少女“爱”大叔的几个原因如......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9日 10:49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这两天我的电话响了好几次, 有几个是国内受了官员欺负的亲朋好友希望我帮他们出头,打抱不平。还有两位是在北京当官的朋友打过来的,他们声音里透出了不安,听说我到北京见了几个人,他们想打听一下:七月一日正式启动的“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教育实践活动,是个什么样的清党整风运动呢?要搞一年,他们会不会受到牵连呢?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6日 21:52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美中情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香港揭露美国国安局“棱镜计划”,揭示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对互联网信息进行监控,还对中国等世界各国进行电脑侵入。目前美国正要求香港“引渡”斯诺登回美国受审。斯诺登声称,他不是“叛谍”,每个人都应享有言论自由。此事引起中国网民热议,多位读者向我提出问题。我在微博收集问题后,写文章回答如下。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4日 08:15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老杨头今天捅马蜂窝了。因在微博说起转基因食品,引起激烈争论。支持与批评、喊万岁与辱骂声汹涌而至,几乎把我弄懵了。于是,不得不花了几个小时打电话到欧美国家找朋友了解情况,又上网搜索了好一阵子。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不了解还好,一了解就更糊涂了:无论是科学家还是菜农,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壁垒分明:差不多有一半坚决支持,另一半彻底反对。支持转基因食品的说反对者都是脑残,没有一点科学知识,反对转基因食品的则说支持者不但脑残,而且迟早会让他们自己的生殖器也残废。各种权威报告一份又一份,质疑声却不绝如缕。别说老杨头我不是科学家或者科普作家,即便是,我有什么资格、才能与......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9日 22:25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过去两天,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进行一场“不系领带的庄园之约”,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两天的中美非正式峰会上,两人进行了“私聊”,一起散步。在我看来,这次“庄园之约”有三个看点:一,中国领导人正式推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寻求避免与美冲突的新型大国关系;第二,中美领导人试图建立“私人关系”,打破价值理念隔膜;三,习奥用“私交”来“私了”目前中美之间存在的一些棘手问题,如中国网络黑客与美对华高科技限制。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5日 21:14

杨恒均:父亲的高考,我的梦

那是1983年七月下旬的一天,父亲像往常一样,顶着炎炎烈日在湖北随县天河口公社的一条小河里打鱼。从远处看,父亲不象一位因病早退的知识分子,他瘦削的躯体在河边跑来跑去,让人感觉有些干瘪,已经挤不出汗水了。他拎起渔网,微微侧身,然后猛然旋转,同时甩开膀子,那网就在空中散开,然后轻轻落在小河里。那时物质生活虽然不丰富,但小河里还有水,也有鱼。我小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能吃几顿......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4日 16:09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十多年前我在美国工作时,曾给北京写过一个帖子,建议当时即将访美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日程中加进走访唐人街的行程。多年后有北京老友问我,新一代领导人要首次出访,能不能搞一些新意思?我说:唐人街。唐人街是海外华人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还有什么比去这样的“中心”走走更能凝聚海外华人的?可惜的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中国领导人出访时去过唐人街。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31日 08:04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近日同一帮老友聚会聊天,没想到他们谈得最多的是西方的教育。说起美、欧、澳等国的教育质量、大学排名与专业出路,简直如数家珍。听得我这个海外归来的博士都插不上嘴。席间偶尔有一位说自己不准备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桌子一圈都会用异样的目光盯他一眼,仿佛他是不食人间烟火,只靠宇宙真理生活的外星人。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4日 08:29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5月21日,《红旗文稿》刊发《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同时,还刊登题为《西方国家允许“人肉搜索”吗?》的文章。前者引起了不少争论,后者却无人问津。前者对西方的宪政制度持极端否定的态度,后者则对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持肯定态度。两篇文章看似无关,内里联系却相当密切。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2日 16:59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1995年,《财富》一篇断言“香港已死”的文章引起中港两地的恐慌。当时我正在香港工作。作为大陆外派香港中资公司的工作人员,没有什么比这篇文章更让人不安的。不过,回归后的香港,虽经历了金融风暴、非典、财政赤字、特首信任等种种危机,但2007年回归十周年时,连《财富》杂志都不得不承认:“我们错了”。《时代》杂志说:“现在的香港,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具活力。”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1日 09:48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记得前年同袁伟时、鄢烈山、信力建等一起去希腊旅游,从一堆几千年的石头到另外一堆几千年前的废墟,弄得像考古学家,很有点乏味,于是我对导游说, 能不能在唐人街逗留一会儿。没想到提了几次,导游都婉拒了,最后告诉我们那里很乱,抢劫很严重。我说我们不怕,我们不抢劫人家已经不错了,导游又说,没有 停车的地方,还劝说同行的去唐人街不如回大陆后去逛街。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7日 20:46

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是人民的梦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6日 09:02

外婆的大鬼小鬼和老鬼

[我的舅舅于2013年5月15日下午一点去世。舅舅是聋哑人,每次见到我总是高兴得“哇哇”大叫,虽然我一句也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我觉得自己读懂了他的一生。舅舅辛苦了一辈子,一生中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人、对不起良心的事。如果有天堂,一定是舅舅这种人去的地方。一想到舅舅能够在天堂里见到我的外婆,就感到欣慰。翻出两篇写我外婆家乡雁家湾的文章,以此纪念。舅舅,一路走好!]

外婆的雁家湾

小时候我最快乐的时光是在一个叫雁家湾的地方度过的,雁家湾是随州市万和店下面的一个小山村,是我的“家家”(外婆,读音同“嘎嘎”)的老家。那时,我们姐弟四个大多时候是和父亲住在一起,可是当运动进......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2日 21:46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好朋友是做生意的,常常通过微博发一些连接过来,都是诸如成功学之类的文章,例如怎样才能赚钱、如何才能成功,每篇文章都会拿一些成功人士做榜样,例如比尔盖茨或者李嘉诚,最低档次的也是赚了一两个亿的富商。在朋友眼里,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身价的多少,成功都是有价格的。而我这种人所做的事,离成功太远,是没有意义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9日 17:52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我对充斥共和国电视黄金时段的“后宫戏”很反感。这源于我一个月连续看了六七部宫廷题材的电视连续剧,这些电视剧的题材大多以“后宫权斗”为主线,也多少折射甚至影射了当今政坛与商场的权力争斗,可对于大多青年人来说,这些电视剧更是关于爱情的:是一个皇帝和成百上千嫔妃之间的“爱情故事”。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7日 15:10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撰文表示,在河南赵作海杀人案、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等案件中,审判法院可以说功大于过,否则人头早已落地。文中还称冤假错案的形成与追求不正确的政绩观有关,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

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这是西方法治的一个重要精神,虽然大多时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西方的法治精神、死板的程序正义、严格的取证、用证据说话,以及对(嫌疑犯)人权的看似过度的保护,确实让错判越来越难以发生,当然,什么东西都有利有弊,这样做也放过了诸多让普通民众认定是“罪犯”的人,例如辛普森杀妻案中的辛普森。

应该说,中国一直以......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6日 23:19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读《国士牟宜之传》:有功岂必书之碑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5日 22:51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弹指一挥间,转眼十年过去了。还记得2003年开始创作小说《致命弱点》,海内外网站贴出后,总会不停去看读者留言,然后根据读者意向编写下一个章节的故事情节;还记得2005年开设第一个博客,看到自己一篇文章从两个点击(我点了两次啦)到100点再到1000个点击的惊喜,当然还有从当初最早只有四五位读者的留言,到现在平均每天都有上百甚至上千条留言,不变的是对网络写作的热情,以及与读者的感情,变的是两鬓的黑发中渐渐生出了白发,以及亲朋好友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