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7年十月
2017年10月30日 08:41

30年同学再聚首,为什么公务员一个也没有来?

一位和我同代的朋友讲述了过去三十年他们同学三次聚会,他们是名牌大学文科生,毕业分配主要是各地政府机关、各大公司,以及自谋职业。
 
同学毕业第一个十年聚会是1996年,当时最起劲张罗的除了留校工作的同学外,就是毕业后分配到各地政府工作的公务员,很显然,他们“混”得最好,虽然大多还是科级、副处级干部,但一个个牛逼兮兮,对前途充满自信。那时毕业后分配到各大公司、企业包括一些事业单位工作的同学,虽然表面赚钱不比公务员们少,但压力显然大很多,这丛外表可以看出来。他们看那些公务员的眼神都夹杂着“看不起”和“羡慕”两种截然相反的表情。这次聚会有十位左......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9日 12:04

西方人以前嫌中国人懒惰,现在却害怕中国人勤劳,咋回事?

十八、十九世纪,经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与工业革命的西方列强借助思想与科技,带着坚船利炮向亚、非、拉扩张,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大清帝国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大门被打开后,中国人被迫与西方人接触。如果我们查一下西方的历史文献就会发现,那个时期的西方人对中国人的整体印象是“太懒”、“太笨”,还有太脏、愚蠢、自私。
 
在西方人坚船利炮下,“不懒”的中国人可能死得更快,至于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中国,“聪明人”哪里会去经商、赚钱?排除西方人的自大与狂妄,他们当时的看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当然,看法有道理,但根据这个看法去歧视、压迫其他民族,......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7日 12:35

我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

会议刚刚开完,我微信、短信和邮件收到的信息就暴增了,今年不同的是除了例行询问对未来五年的看法和要求采访的之外,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你老师终于上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哎,你当初要不是离开了体制,这次怎么都得上吧?” “你终于熬出头了” “你不开微店了,我们到哪里去买奶粉啊……”——哇塞,听得我先是一头雾水,随即就夹杂哭笑不得和胆颤心惊了。
 
连一些长期追随我的读者也未能幸免于这种狭隘的思维,也就是长期以来的“官本位” :不管你在哪个部门工作,都是以你官大官小来衡量;不管你做......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7日 07:27

请不要看不起一个卖锅的

一个叫“首都在线”微博发了一个微博,附录了几张我卖锅的照片,以及截图了我在到美国后批评美国一些社会乱象(例如中国城行人不遵守交通规则,银行过分保护而让我取不出钱等)。这篇微博以嘲讽的语调讽刺道:【杨公知在米国】1. 米国交通不好,乱穿红灯,乱停车,街道被摊位占着;2. 米国的服务业几乎一塌糊涂俺不信;3. 存在银行的钱拿不粗来;4. 韩寒的小说,还有章文的“民主不是说着玩的”;5.到米国卖锅、卖奶粉。
 
微博发出,看留言,大多加入了嘲笑老杨头在美国无法生活,卖锅代购维生等,以及认为老杨头到了美国才发现美国不好,还是天朝好。鉴于他们年龄不大,我牺牲代购到时间......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6日 11:58

一个都不能落下——三个故事看澳洲如何对待不方便人士

前言:通过我的公众号发了几篇介绍澳大利亚的文章,惹得一些网友纷纷询问澳洲到底有什么好。其实,一旦住在哪里了,你就很难说出那里有什么好,再说,很多“好”,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应该享有的吗?不过,问多了,我就想了一下,这样说吧,澳洲在照顾弱势和社会福利上,努力做到“一个都不拉下”,这些年我介绍过不少例子,下面是几个比较极端的,我摘录如下。
 
他们有权到他们想去地方
 
我在澳洲住在一个中等地区,我住的公寓也是中等价位的。这公寓是标准设备,几十户人家,楼下有一个温水游泳池。我每次到澳洲看儿子,都会带他们去游泳。
 ......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5日 22:18

代购大国与人才政策

【老杨头按:从事代购后,我发现自己的主要“竞争对手”竟然是一些出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有些还是硕士博士。他们告诉我,反正学成也没有多大用处,可能找到的工作还没有代购赚钱,那就代购呗。听到他们这样说,我是比较难受的。这些留学生原本应该带回中国的是新的知识、科学技术与先进的思想啊,现在却和我这个没出息、过气的“民主小贩”一起代购各种名牌包包和袋鼠精,谁之过呢?翻出三年前一篇老文章,你们自己评判吧】
 
在讲到如何吸引人才时,我们大多会讲“高薪聘请”,提供优裕的工作和生活条件,甚至还对人才提供超国民待遇,可是,真正的人才仍然吸引不过来,或者无......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4日 09:46

辟谣,想发财的一定要点进来看

昨天我做了一个袋鼠精的广告,除了网友纷纷购买之外,我也连续收到好几位网友发来的一篇公众号文章,以及微信群中的聊天记录。这篇“xx医生”的公众号文章,其无知程度让我大吃一惊。按说,我一般不对这些东西指手画脚,更不会回应,但查了一下,我已经卖过几千瓶澳洲袋鼠精,而且,从澳洲经过中国到纽约定居时,我随身带了三件我代购的产品,韩国麦饭石炒锅、三瓶袋鼠精和两瓶护肝片(见在纽约刚拍的照片),如果"xx医生"公号里这篇文章,有一段是准确的,那么出现了三种情况:第一,我犯罪了,毒害了上千网友;第二,澳大利亚政府犯了反人类罪,必须倒闭!第三,我和网友发大财了,估计每人可以分到一百多万—&......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2日 12:46

特朗普要把美国带向何方?

美国过去两百年的选战,从华盛顿等三位国父之后,选举打的相当肮脏——至少在语言上是充满了污言秽语,互相诋毁,利用媒体诬陷对方。类似的选战时断时续,大体持续了近百年。而第二个一百年里,我们看到,伴随美国的强大,政治权力的加强,权力斗争与总统之战更加白热化,但却在表现形式甚至内容上越来越文明,互相诋毁越来越少,更不会在公开场合污言秽语。所以,当小布什忘记关掉麦克风对记者和政治对手出言不逊时,美国都笑了,媒体开始对他冷嘲热讽,而小布什只能憨厚地笑笑……
 
这基本上代表了过去五十年美国政坛的和谐氛围,你敬我一分,我敬你一尺,原本“残酷的政治斗争&......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0日 09:30

嫁给老外的中国女人,为啥多以离婚收场?

这些年,嫁给老外的中国女性越来越多,偶尔也会见到一两个带着外国妻子的中国男子,但数量可以忽略不计,主要还是中国女性嫁给老外的故事。而且,就我所知,可以用“供不应求”来描述,也就是说,还有更多老外想找中国女性,可苦于没有门路,语言也不通,基本上都抱恨而终。当然,也可能有一些中国女性想嫁到外国去,但由于内向不说,我也不得而知。总之,我能看到的是身边有很多老外对中国女性很好奇和渴慕。
 
什么样的中国女性容易嫁给老外?这个我以前都写过了,没有不尊重的地方,实话实说吧:总体来讲,嫁给老外的相当比例的中国女性以东方标准来评判,相貌都是平平的,有姿色的非常少。原因有......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9日 11:46

上海来的女人

住在纽约的“荒郊野岭”,极目四望,除了松鼠和小鹿之外,就是偶尔从几百米外公路一闪而过的车灯,还真是有些寂寞。昨天迎来了第一位邻居,是从上海来的一位女士,她儿子九月份才进入附近不远那所川普曾经就读过的私立中学,女儿早前已经在美国中部上大学了。原以为这位女士来到我所在的别墅区的第一印象一定是“哇塞,青山绿地,好大耶”,尤其是来自上海陆家嘴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可没想到,她进入别墅视线大第一时间里,就连连摇头、开始抱怨,说房子太久,外面太冷清,好像来到了乡下……
 
作为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她无论从打扮还是举止上,算是得体的。她说她很少出国......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8日 12:52

那些移民美国的中国老人,值不值得尊重?

作者按:万延海兄发来一篇方政先生贴在自己脸书的文章,对照方政的文章,我觉得很有意思,现一同放出来,帮助大家从不同的两面了解在美国的中国老人。下面的文章据说是罗玉凤所写,节选如下,下面第二篇文章是万延海的回应(有修改),请对照阅读,可以在这篇文章下面发表评论,我们会尽量放出来,供大家讨论。
 
来美国久了,也认识了不少跟着儿女来美国的老人家,这些人的孩子绝大多数都在美国很多年,拿了身份,所以他们因为自己子女有身份,也就在子女的帮助下拿了绿卡。
 
说起来,这群老头老太太大部分身份都不低,在国内要不就是教授、老师、校长,要不就是退休干部。这些老......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7日 14:27

如何让你相信我?

海外一则新闻报道,中国已经征服了世界市场,对美国在政治和军事上的领导地位发出挑战,并且把目光投向了不同领域的科学研究。现在中国的实验室科学家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研发经费超过了整个欧盟,中国发表的科学论文在数量上仅次于美国。但是,在这种快速冲锋的过程中,中国却在另一个不那么值得自豪的方面显得很突出。据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博客报道,自从2012年以来,由于伪造同行评审,中国被撤稿的科学论文数目比所有其他国家加在一起都多。中国科学家认为,该国学术体系里扭曲的激励措施是原因之一。由于缺乏监管,作假的人受到的惩罚力度不大,这些导致了一个对道德缺失视而不见的学术体系。
 
......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6日 13:03

看到华人在美办绿卡的各种艰辛,我有点儿心酸

偶尔在美国华人的一个公众号上读到一篇文章,是谈华人申请政庇绿卡的。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同胞来美国获得绿卡最大的途径就是申请政庇,其次是亲属投靠(包括婚姻),至于说投资移民,其实只占非常小的比例,有钱的人并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多。
 
文章指出,根据移民局最新统计数据,......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5日 11:28

我不会向你解释一个字

不管你有多么单纯,遇到复杂的人,你就是有心计。不管你有多么真诚,遇到怀疑你的人,你就是谎言。不管你多么专业,遇到不懂的人,你就是空白。所以,关键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你没有遇到对的人。别太在乎别人的评价,懂你的,不用解释;不懂你的,解释也没用。不需要向别人解释,做好自己。
 
看得我心有戚戚焉。这些年,不管是我无法说清楚,还是没有时间辩解,又或者怎么解释人家还是不信,我恐怕是海内外陷入各种流言蜚语最多的一位了。例如,现在虽然已经退出江湖这么久了,专心代购卖锅卖袋鼠精,可在炙手可热的推特,竟然还有最重量级的直播频道来揭秘我,说得有声有色,让人跌破眼镜。最让人目瞪口呆的是......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4日 08:51

我在纽约最贵区奶茶妹妹的邻居家吃饭看到了啥?

纽约日记
 
今晚去一商人朋友家吃饭,说起这个纽约最贵区,他说,邻居不远就是奶茶妹妹的房子。朋友刚刚买下这栋看上去也就很普通的两层楼别墅,却近四百万美金(同样的房子,我住的那个区,顶多50万美金)。
 
他这栋房子每年交房产税近十万美金(近70万人民币),听在没有房产税的中国人耳中,令人心紧。
 
美国的一些政策,给人打富济贫的感觉。房产税高,税收都进到国家开支和福利了,同时阻止了一些人炒房,也稳定了房价。听说中国也在研究实行房产税,不知道什么时候实行,是个什么情况。‬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4日 08:47

好莱坞长期以来潜规则女演员的事儿何时是个尽头?

【纽时观点•韦恩斯坦走了,但好莱坞性别歧视的阴魂未散】
 
这个古老的故事一直存在:稚嫩的年轻女子来到好莱坞,参加试镜,也许还签了个合约。公司把她的头发染成金黄色,让她吃药,让她减肥或整容。幸运的话,她会成为玛丽莲·梦露(或热门的It Girl);更幸运的话,她能全身而退。而那些不走运的依然被四处转手。旧的电影公司体系消失了,但“被掠夺是在电影业生存的代价”这样的观念依然存在——嘿,这里是好莱坞。
 
男性的这种龌龊、持续、确凿的性掠夺和性侵犯,也就是男性对女性的威压,在韦恩斯坦性侵曝光过程中时时可见。性侵的司空见惯也......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2日 10:05

特朗普向媒体开战,美国媒体迎来了春天

过去28年里,每次见到国际上有名的新闻记者,都会告诉我,他在中国工作过,或者正在中国工作,又或者正准备去中国工作。他们说,同西方国家每天就是议会吵架、领袖花边和艺人出格相比,中国一直占据西方媒体人“新闻富矿”的头号交椅,没有报道过中国新闻的西方记者,都不好意思在国际上吹牛。
 
但这种情况已经发生显著变化。别说新闻富矿,中国现在几乎连新闻都没有了,或者说,没有多少新闻可以允许他们发现、报道和开发了,我们有了自己的新闻。而与此同时,美国却因为特朗普总统的出现,突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新闻富矿。这个新闻富矿是以特朗普总统一己之力支撑起来的。作为西方世界霸主国家的总......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7日 12:17

我在美国放了一炮

今天在哥伦比亚大学开会一天,讨论中国的自由主义及其衰落,由于一早出门,加上时差也没有倒过来,我又被安排在下午最后一个发言,快到发言时我已经有些顶不住了。当然,更让我顶不住的是,与会者中的美国专家也都是大牌的,十几位在纽约的中国学者也都是大名鼎鼎的,可我从早上听到晚上,竟然发现和我十年前听到的讨论没有太多区别,他们提到名字的自由主义学者不超过十位,都是耳熟能详的,而甘阳、汪晖的名字被一次又一次提起——整个会议的主调是:中国自由主义式微了,还有一位使用了渐渐消失,自由主义在中国完蛋了!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最后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几乎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我还是抛弃......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6日 12:11

我们是否有办法预先知道谁是冷血杀手?

据西方研究揭示:社会上存在一类“没有良心的人”,也就是“反社会人格者”。据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家玛莎.斯托特,等一批心理学专家的研究结果显示,地球上这种没有“良心”的人占到总人数的4%,也就是说,每25个人中就有一个是没有“良心”的。
 
这里说的“没有良心”可不是我们口头上使用来责怪没有同情心的形容修辞,而是实实在在的字面意思的“没有良心”——缺乏一种正常人都有的“良心”——缺少对他人的感情依托的责任心、同情心与爱心。研究显示,造成这些人缺乏良心的原因大体有三个:天生基因是罪魁祸......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5日 14:47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网络上现在说什么事,几乎都是言必称美国,我自己当然也是有责任的,这些年只要文字中出现中外对比的,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中美对比。这件事是我同儿子有两次深入谈话后才发现的。两个儿子都在澳大利亚长大,大儿子在我的要求下,还能说一口美式英语(当然,澳洲英语是他的母语),加上澳洲又是美国的盟友,在中国人的印象中,两国非常亲近。可在同儿子的交往与两次谈话中我才发现,澳洲孩子的美国情结不但不重,而且,根本没有像中国网络上显示的那种“言必称美国”。观察他们的社交媒体和网络聊天,为数很少的人会偶尔提到美国,而且几乎都是冷嘲热讽。后来我了解到,不但在澳洲华人孩子中,就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