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4年十月
2014年10月30日 19:09

浅谈中国特色的法治

国内读者要求我写一篇短文解读四中全会提出的“法治”。我觉得这个博文不好写,轻描淡写的话讲不清楚,你还是不懂;说重了,可能会被“法治”掉,你根本看不到。我想这样吧,请大家回头顺着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历程向回走一次:为什么要搞“法治”?很简单,贪污腐败很流行,以权谋私很普遍,违法乱纪很猖狂,社会不公很严重,而根据世界各国现有的经验来看,只有建立法治体系,限制权力,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才能避免充斥这种现象的国家滑向不归路。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8日 18:17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神秘大宅。这是澳洲人对来自中国的“神秘富豪”的第一个印象。澳洲历史不长,土地私有,没有土改和强制拆迁,房产登记与过户清清楚楚,几乎每一幢大宅都有名有姓。这和北京某某胡同传说住着神秘的重要领导人很不一样。例如,我们都知道澳洲“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住的房子地址、门牌号码。即便他购买的投资房(包括在海外的),也都得按照“阳光法案”如实申报并可以公开查询。如果你愿意,下次我带你去拍一下总理的大宅。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6日 23:00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治理国家需要资讯。全面、准确的资讯能帮助国家领导人做出正确的判断,片面甚至扭曲的资讯可以让他们铸成大错。粗略来分,各国领导人大抵从三个方面获得资讯:一是来自左膀右臂、身边人与智囊提供的信息与建议;二是来自间谍机构报回的情报;三是来自以报纸、电视和互联网为主的媒体平台上的消息与民意。

拿美国总统来说,上台后成立自己的内阁班子,外界对他内政外交政策的判断,一开始就来自他用什么样的人。在美国......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0日 22:33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与张思之老师于泰国曼谷

与吴敬琏老师于北京

与茅于轼老师于北京

与袁伟时、信力建老师于广州

我有一些比较珍惜的“追星”照片。其中就有分别和近十位“八零后”的合影——哦,别误会,不是和“八零后”美女们搞在一起的那些,而是同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们的合影。这里晒几张出来显摆显摆:吴敬琏老师是经济学家,茅于轼老师是......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8日 12:03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飞机上看了十集《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连续剧,竟触发了不少感慨。电视剧虽是文艺创作,但我还是被剧中情节与熟悉的场景好几次拉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不经过那段历史时期的人,是很难理解我的这种心情的。有些人看我推崇邓小平,认为我在搞个人崇拜,说感激一位只不过把人民应该得到的经济发展权与部分思想、表达自由权利还回来的领导人,是“奴性”的表现。可实际情况是,在高举“人民当家做主”的时代,人民基本上都被玩残了,当时如果没有出现邓小平这样起关键作用的政治人物,中国“人民”包括我和我的家人也许还要经过漫长而痛......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5日 00:46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今天摆在一起的两条新闻让人大开眼界,第一条:截止9月25日,全国各地清理清退“吃空饷”人员16.2万多人。第二条:扶贫办的领导说中国贫困人口还有8200多万,如果按照国际标准,则还有超过两个亿的贫困人口。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9日 16:38

金正恩去哪了?

金正恩去哪了?

曾经写了一篇《别了,穆巴拉克》,穆巴拉克下台了;又写了一篇《别了,卡扎菲》,卡扎菲没有了,结果网友看上瘾,有事没事就跑来找我,希望我再写一篇《别了,金正恩》之类的,我是真不好意思再写了,一是怕无意中创造出一个“别了,XXX”的“杨氏体”,二是怕一不小心写漏笔了,最终让你看到“别了,杨恒均”,三是作为一个半吊子学者,我还得顾忌一点自己的名声,不能太随波逐流——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8日 02:58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光辉岁月》:美国民权英雄的心灵史

东方出版社请我为陈国平先生所著《光辉岁月》写几句推荐语,这本书写了包括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马丁&middot......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3日 23:32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北京大学微博贴出一张给祖国母亲献礼的微博,结果被网友调侃,说北大已经成立116年,新中国今年才庆祝65岁生日,如此直呼65岁生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母亲”,有点没大没小。网友当然是开玩笑的,但北大显然受不起这个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