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4年四月
2014年04月29日 03:50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四部美剧《生活大爆炸》和《傲骨贤妻》、《灭罪鑑证科》、《海军罪案:洛杉矶篇》已被从中国互联网播放名单里下架。这四部电视剧并未涉黄。据国内媒体报道称,监管部门此举一是为青少年身心健康着想外,二是为了保护国内依旧羸弱的影视工业,特别是面对美剧的竞争日益显出弱势的国产剧。

这四部电视剧我都看过。《傲骨贤妻》讲一位政客的妻子离婚后自力更生,在律师界打出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7日 21:26

今天你腐败了吗?

今天你腐败了吗?

我写的反腐文章估计不会少于五十篇吧?回头一看,篇篇都是针对体制、批评官员和针砭公权力的,这显然没有错,腐败的源头一定在公权力那里,但如果把所有的腐败罪责都归咎于制度、权力与当官的,我们是不是就能很轻松很理所当然地忽视了自己的责任,原谅甚至给我们自己在腐败中扮演的角色找到了借口?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5日 01:29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同中国历史上起到改朝换代作用的“革命”——农民起义、武装叛乱、宫廷政变等相比,“改革”的目标正好同革命相反,是为了延续朝代。我们一般人印象中“革命”与“改革”都是为了“变化”,但中国两千年历史上的改革却只有一个目标:不变——维护体制不变的改革。中国历史上“改革”与“革命”相互辉映,一路赛跑。革命往往能够成事,中国因此成为世界各国中发生最多农民起义与朝代更迭的国家,改革却鲜有成功......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3日 13:13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我是今天早上才看到“内地孩童香港便溺引发肢体冲突事件”的新闻。作为一名行走于海内外一百多个国家,更在香港生活和工作八年之久的网络写手,我被一些网友要求做点评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类似的文章我已经写过多篇。再重复一次也不算啰嗦吧?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2日 02:07

大老虎哪去了?

大老虎哪去了?

——百姓对强力反腐为啥仍心存疑问?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1日 01:46

周末剧场:中国间谍在美国

周末剧场:中国间谍在美国

故事情节:此短剧是节选自杨恒均2003年创作的中国唯一一套现实情报间谍小说《致命弱点》涉及“小江西”李建国的章节。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的杨文峰发现自己的老同学一个一个出事,出事的同学大多是因为隐藏很深的“致命弱点”被海外情报机关掌握而遭到敲诈与勒索。国安部周局长与杨文峰感到大事不妙,有迹象现实当年的老同学中有人叛变卖国。要知道,当时毕业后很多同学都进入到国安部等国家保密机关,如果不及时查处叛徒,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势......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8日 05:59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登长达六页的文章: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文章指出,虽然民主在20世纪尤其是最后五十年长驱直入,在地球各个角落开花结果,但进入21世纪后,从老牌的民主国家美国与西欧诸国到亚洲、非洲、美洲和中东新兴的民主国家,都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6日 03:54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习总上任至今,虽没有像前任一样提出类似“三个代表”与“科学发展观”这样的指导理论,但提出了更加宏大却相当柔性的“中国梦”。“中国梦”有如一只巨大的筐,理想、梦想和幻想都可以往里面装。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3日 23:50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4月11日,网络推手“秦火火”受审,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大新闻媒体都做了广泛报道。据检方指控,秦火火使用不同微博帐号发布罗援将军在西门子任高级顾问、杨澜套取希望工程20万捐款、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等虚假信息,损害了三人的名誉。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0日 08:07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上次在华盛顿同一位“知情人”聊了半小时的斯诺登,我感到不安。回到北京又同另一位“知情人”聊了一次,我愈加不安。斯诺登事件后,虽然我也批评了美国情报机构侵犯个人隐私,但我多篇批评文章的矛头是针对“叛谍”斯诺登的。文章出来后遭到一些读者的质疑。如今反思此事,我承认在斯诺登事件上的看法有些偏颇。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8日 00:08

清明回乡偶拾

清明回乡偶拾

清明前曾经犹豫是否回随州老家祭父母,结果在梦中见到了父亲,醒来后就决定抽三天时间回来。我并无多少传统的乡土观念,一方面我会把父母所在的地方当成我的家乡,父母不在了,留下的只有精神寄托;另外,走过一百多个国家、踏遍千山万水后,我更倾向把中国当成家乡,而不会特别依恋她的某一个地方;加上我深受“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故乡”的影响,一直都在追寻思想与精神的故园。父母离我而去,估计今后再回随州老家的机会不会太多,所以我充分利用了这三天时间,祭祖上坟之余,还探访了小时......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4日 07:51

论勇气

论勇气

我从小就胆小,怕这怕那。到了三十多岁还不敢在夜晚走山路,听了鬼故事半夜不敢合眼,更不用说“乱坟岗”了。也因此常常被亲戚朋友讥讽为胆小鬼。但这些年事情却渐渐起了变化,例如家乡的亲戚熟人,以及过去的一些老朋友再见到我时都会冲我说“你胆子真大”“真勇敢”之类的赞誉。有的还竖起大拇指。弄得我挺迷惑的,自己到底是胆小还是勇敢?勇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有一位小时的玩伴,在胆量方面,他无疑是我的偶像。别说走夜路、穿乱坟岗,就是公社的医院里刚刚死了人,他都敢一个人绕太平间走一圈。多年后,当我送给他一本我的书,谈了一些我的写作理念后,他先是一副为我担忧的样......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2日 00:44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前两天偶尔看到电视上正播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德国科尔伯基金会邀请在柏林发表演讲的录像,也不太长,就看完了。如果没记错,这还是除了习总在党代会上所作报告之外,我唯一一次看完他在另外场合的讲话录像。对于一个研究时事政治的写作者来说,这多少有些不合理。在西方,观察领导人讲话时的表情、肢体动作与轻重缓急的语调,甚至比研究那些千篇一律的文字内容还更有用。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研究”习惯,我边看录像边观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