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二月
2011年02月28日 04:44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到达天安门东站后我问一位地铁女服务员,哪一个出口离孔子雕像最近,她显然不知道什么孔子像,转身问她旁边的另外一位80后女孩,她竟然也是第一次听说。我有些迷茫,我可是专门来寻找孔子雕像的啊。她们告诉我身边的这个出口通到历史博物馆。我来到上面,还没有出门就瞥见有9.5米高的雕像,原来离这个出口不到20米,两位女孩都不知道?还是根本不关心这个不起眼的雕像?我来不及细想,迈开大步走过去,没想到,昨晚才落下的北京今年的第三场雪,加上我好多年没有在这样的雪上踏过,被滑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骨头没散架,只是屁股有点疼而已,准备爬起来时,看到地铁出口的一位小伙子快步向我走来,“你没事吧?”他伸出手要来扶我。......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3日 16:46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伊拉克是美国用枪炮在中东穆斯林国家建立的第一个民主国家,有如二战后它建立的日本国一样。如果从制度框架上来说,应该不成问题了,可连美国人都认为伊拉克的民主还存在很大的问题。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前段时间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到伊拉克转了一圈,回去后很郁闷,对我说,伊拉克的民主真的有问题,“制度”是建立起来了,但好像伊拉克人不太会用,或者他们不怎么想去用。他们见到美国人就抱怨。他说,同当地精英知识分子见面时,常常要先花半个小时听他们抱怨,一位伊拉克的大学教授一见到他就怒气冲冲地嚷道:家里的水龙头又没水了,你们美国人怎么搞的?这就是民主?至于没有工作、生活中遇到各种问题而抱怨的,比比皆是。这......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7日 00:34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香港著名的民间智库推出了一篇《“网络问政”:互联网发展的中国路径》的文章,很有意思,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五年前在海外做的一个学术项目就涉及到互联网的中国将何去何从。正如天大智库的文章所说,不外乎两种理论:作为前所未有的开放平台的互联网,将会挑战甚至终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另外一种观点则认为,互联网只不过是一个传播平台,作用如何,看掌握在谁的手里。当时虽然也有一种声音认为互联网很可能会被公权力利用来加强集权统治,但比较微弱,不成气候。

大概是前年在德国开会吧,同一位埃及来的互联网异议分子同台发言,她讲了一些埃及人如何利用网络维权的事,听起来离成功赶走集权者实在遥远,我也没有好好听。然后就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4日 23:59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虽然记不得第一次在网络上敲打文字时的情景,但当时的心情却不会忘记。活到四十岁,总算找到了一个地方可以写下不被修改与删除的文字,轻轻按下“Enter”键,就发表了。虽然网络写作毕竟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或者说是“不入流”,可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只是没有想到,我这一写就写了五年,洋洋洒洒几百万字,更让我开心的是,还有了那么多读者。记得2008年那一年,我的博客很热闹,好多网站都把我的博文推荐到首页,一篇博文的累计点击量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于是一些朋友来祝贺我:你真行啊,竟然把博客写得比新闻与时评还火,你都成了网络主流了……我听后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情况随即发生了变化,大多数网站根据上面的规定不再推荐博文上网......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2日 23:12

情人节快到啦

有些名字像我们的记忆一样久远,听上去比我们自己的名字还更加熟悉。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北朝鲜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以及埃及的穆巴拉克,都是这样一些名字。对学习国际关系的我来说,这些名字像历史的幽灵一样,徘徊在世界的上空,挥之不去,他们成了这个时代抹不去的标签。

今天,又可以从这些名字中划掉一个了。在埃及执政三十多年的穆巴拉克迫于人民的力量而辞职,“穆巴拉克”时代结束了。虽然这十几天来,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和那些埃及街头的民众在一边,但我的“国际知识”却让我无法对“穆巴拉克”这个名字生出更多的痛恨,我甚至有些惆怅:埃及少得了穆巴拉克?埃及不就是穆巴拉克吗?

埃及、穆巴拉克、木乃伊,至少......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8日 00:09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今天,我在盘点自己收到的新年问候时,发现一个不寻常的现象,是我往年不曾注意到,或者没有发生过的,那就是在我收到的各种祝福中,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些用语外,还多次出现了“坚持下去”这四个字,例如,“愿杨先生能在新的一年里坚持下去,继续宣扬与推广XX、XX、XX等普世……(此处省略两个字)”、“请你继续坚持下去……”、“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我们全家人都支持您”……

共有五条手机短信中出现“坚持下去”,信箱中则多达20多封来信包含了这四个字,博客后面的新年问候中粗略估算也应该有20条之多,微博对话中,仅我记得的就有十几位网友使用了“坚持下去”作为给我拜年的一部分。平时的信件与留言,当然也会有读者用“坚......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7日 10:50

关注乞讨儿童,关注被拐卖儿童(附“血迹”)

(于建嵘教授发起的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得到网友的热烈响应。几天前正过年的时候,一位腾讯微博的网友希望我关注一下,昨天看到他利用假期到昆明街头拍摄乞讨儿童的图片帖到网上,很有感触。记得,2005年刚刚回国的时候,正是比小说还离奇的中国现实让我知道了深圳存在折磨幼儿以博得同情达到乞讨目的的丑恶行为,自己还满腔热血地去做了调查。部分情节出现在我2005年初完成的《致命武器》里,希望引起政府与社会关注。当时这部小说在海外连载的时候,引起了无数海外华人的感动与关切,可他们有所不知的是,正如下面这些故事,并不是我的虚构,而是当时发生在中国各地的真实事件。今天是大年初五了,大家也吃吃喝喝了一个多星期,希望重贴这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