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月
2010年10月29日 01:17

我以为到了和你分手的时候……

我以为到了和你分手的时候……

我和老柯相识于25年前。当时复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有一个传统,就是大学中有一年时间住进留学生楼,同来自各国的外国学生住在一起。我的室友是丹麦人,中文名字叫柯马兹,比我大两岁,由于他满脸胡子,我叫他老柯。

他成了我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我们两人相处和谐,做到了“出双入对”,在当时整个留学生楼都传为佳话,有同学分析,我们之所以能够一拍即合,主要是中西文化碰撞成功,或者说,一个非常东方性格的人和一位非常西方化的人到了一起,就有了互补,也互相吸引。但你千万别误会,这里说的非常西方化的人不是指他,而是说我。而老柯呢,嘿嘿,你见了他,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因为我始终认为,他比中国人还要中国人……

一年......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8日 19:05

真好玩。。。耶——

这里贴不上,请移步到中国网:《大国崛起之耶——》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7日 16:57

老杨日记:边走边玩边写

老杨日记:边走边玩边写

我在台北机场被“粉丝”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两个星期前在台北机场里,我边走边低头想事,突然感到踏进了一个“气场”,我忙乱地收回思绪,向周围扫了一眼,立即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在我右边只有一层玻璃之隔的那一边,竟然站着一百多位面无表情的少男少女,有些手里举着韩文的小牌子,有些把脸挤压在玻璃上,都弄得变形了。玻璃这边的走道上只有我一个旅客,陡然被这一百多双冷漠得如死鱼般的眼睛或盯住或扫过,加上厚厚的玻璃隔断了一切声音,那景象真有些怪异啊,难怪我会被惊出一身冷汗。

我加快脚步,逃离了这个“气场”,问碰上的第一位机场工作人员那些孩子们是怎么回事,她说,他们是粉丝啊,在等韩国的某一位明星。......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0日 22:40

老杨日记:小公寓的乐趣与美乳房的苦恼

老杨日记:小公寓的乐趣与美乳房的苦恼

(这里发正规博文老删,干脆,就写日记吧。要看我其他博文的,移步吧)

今天是10月10日,是我“官方的生日”,什么叫官方的生日?就是我身份证与护照上的生日。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日就变成了1965年10月10日,和我实际的生日相隔了好几个月。据说,在办身份证时,办事的人把你的生日搞错了的,还有很多人。当然,现在这种事可以避免了,我说的是我那个时代。我来自第一代身份证刚刚推出的那个时代。

收到很多来自“机构”的生日祝贺,都是诸如银行啊、注册会员、学校啊、研究院啊,他们有我的生日信息,每一年到这一天,就会给我发“生日快乐”,估计是“系统自动生成”的信息啊,不过,也值得高兴嘛。

在腾讯微......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6日 22:54

美国国防部一年用掉多少卫生纸?

前几天在香港机场逛书店,看到整整一大片书架上,足足有四十多本新书,几乎全部都是揭秘中国政府、政务内幕、领导人情况的,顺手翻了几本,发现这些揭露的“内幕”如果放在西方国家的话,你都可以到政府档案馆去查阅,在中国却成了“秘密”,养活了一大批书商。这几天,我又到了海外,结果碰上的“专家学者”满嘴都是有关中国高层会议与人事安排的“内幕”,大多是推测与瞎胡扯,不觉感叹道:一个不透明的中国政府,造就了多少变态的“专家学者”啊……于是,想到了胡锦涛主席提到的“知情权”。 

在胡主席提到的“四权”里,“知情权”是放在另外三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之前的,那么,什么是“知情权”,这个概念从何而来呢?......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3日 20:37

老杨日记:知识、常识、见识、胆识、赏识

看到台湾一位学者谈论“五识”教育,提到上面这个五个“识”,甚合我意,这里借题发挥一番,把我对这“五识”,也是对自己为人处世与做学问的标准做一个注释。

人要有“知识”,这是毫无疑问的,知识来自于我们所受的教育,以及现实中的经验与教训。鉴于我们的教育在很多方面还不尽人意,有时甚至扮演着提供错误信息、扭曲你的人生与世界观的角色,所以,我认为获得知识的最主要途径是阅读。尤其对于年轻人,阅读是最、最重要第一件事。

积累了一定书本与现实中得来的知识,你就需要有一定的“常识”。为什么把常识放得比知识还高?原因很简单,没有知识的人并不可怕,我们可以靠“扫盲”与补习来纠正他,可那些有意或者无意罔顾常......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2日 00:49

漫步两岸三地,漫谈中国文化

漫步两岸三地,漫谈中国文化
乡愁 
 

我小时候都是在鄂北的乡镇度过的。1981年考上随县一中,进城了,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同在一个县城,“家乡”和学校也就相隔几十公里吧,我竟然整整乡愁了一个多月,还偷偷流了好几次眼泪。后来到上海读书,“家乡”就成了随县;四年大学,离开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劳燕纷飞的同学们哭得一塌糊涂。然后是北京,然后是海南、广州,还有香港……每走一个地方,离开“家乡”越来越远,“家乡”也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后来出国定居,才恍然醒悟,整个中国,原来就是我的家乡。

而当“家乡”变得如此之大、如此之重的时候,除了一个地方,再也没地方可以容下——家乡,被浓缩到可以放进心里,带着到处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