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0年九月
2010年09月22日 13:40

中秋之梦: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中秋节,我有这样一个故事。那是我刚到国外不久,记得第一个中秋是在美国华盛顿过的。我把月饼带给老外分享,他们都不懂中国节日,还认定月饼不是健康食物。我告诉他们,其实月饼是中国古人用来祭祀月亮的祭品,是给月神吃的,不是给人吃的。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家庭围在一起吃,反而把月神忘记了。

老外不理解,为什么要在月最圆的时候献给月神?这一天为什么又成为合家团圆的节日?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不过,引起了我的思考。不久我看到了很多西方“月圆夜,杀人夜”的电影,而且好像科学理论也证明了月圆之时,人类发疯的比例非常高,英语里还有一个常用词“Lunatic”,意思就是“精神病”,原意可做“月亮的”解释。知道这......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1日 20:25

中国加油,我们加班……

来源:腾讯
 
这几年中国多灾多难,让人有些灰心,但每每看到一些年轻人在电视上和广场上挥舞旗帜,高喊“中国加油”的时候,总是还是感到希望的,这个国家是老年人的,也是中年人的,但最终是青年人的,青年人有激情,国家就不会歇菜。说到“中国加油”,我就想起一件事,有一位住在北京的年轻读者给我写信,奥运火炬、汶川地震、青海地震到来的时候,他都想到冲到广场去为中国加油,希望被电视台拍下来,在海外的我也能够看到,可是,每次都因为要加班而错过了给中国加油……
我给这位青年人回信说,其实,你才是真正在给中国加油……我不知道他明白......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9日 19:22

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

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

两天前,我给身在湖北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问他今年有没有月饼吃,父亲说,有,但他不吃月饼。我又问父亲,你能记得我小的时候吃月饼的情形吗?哪怕一个场景也行……父亲想了一下,却说不记得了。我又追问,我小时候到底吃过月饼没有?我到底是多大才第一次吃到月饼的?父亲说吃过吧,他又说,肯定吃过的。最后还补充道,那东西不好吃…… 

我不再问了,感觉八十多岁的父亲把现在的月饼同那时的月饼混在一起了。其实,我自己也有点想不起来,所以才问他。在我的记忆中,那时的月饼对于我,都是像白糖与桔子罐头一样好吃而稀有的美味佳肴。我依稀记得,我们那小地方的月饼,馅儿都如记忆一样散落,整理了很久,还原出的第一个完整月饼,......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7日 22:46

啊,我爱你,广州!

啊,我爱你,广州!

图片说明,请点击:我爱你广州

或者点击:我爱你新浪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0日 08:44

我与杂文:在权利与权力之间

我这个年纪的小人物,在小时候大多有两个理想,一是当司机,一是当兵。当司机还要当大车司机,最酷的就是长途公交车的司机,看到他们稍微转动一下方向盘,就能让我们东倒西歪,一踩油门,就能带我们到想去的地方,真是羡慕死人了。当兵就更不用说了,不爱红装爱武装,手中紧握冲锋枪,杀敌卫国保家乡。这两种职业,都是权力与力量的象征。这可能与我成长的那个年代里个人是如此的无力与无助有关吧。 

大概到了高中的时候,我渐渐喜欢上了鲁迅。鲁迅手里没有枪,只有笔,然而,他的笔,却是投向黑暗的标枪,刺向敌人的匕首,而且,比任何刀枪都锋利。鲁迅也不是开公共汽车的,然而,他的文章,却在指引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青年人。我想,......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8日 00:33

盗梦空间•深圳梦•植梦人

出差回来,有点累。今天实行不应酬、不看书、不上网的“三不”政策,白天坐那里看电视,晚上去看一场电影。电视上一直在播送深圳特区30年庆典,胡锦涛主席在讲话;电影自然选最热门的《盗梦空间》……

*                      *                     *

胡锦涛主席在深圳说,30年前,在邓小平同志亲自关怀下,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兴办特区,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发挥它们对全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窗口和示范带动作用。他还表示,深圳是个“奇迹”,在数十年前帮助中国走向繁荣……

*                      *              ......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8日 00:26

啊,我爱你,上海!

啊,我爱你,上海!

各位大哥大嫂大姐大妹子的,想看图片说明的,请点击:图片说明 

或者点击 图片解读 耶——春风吹不尽,野火烧又生

请再接再厉,继续点击:图片再解读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1日 21:16

北京游记:让我们坐下来聊聊吧

这次北京上海之行堪称学习之旅,拜访了两地众多的专家学者。有些是早就认识的老朋友了,有些则是第一次见面的“老朋友”,与他们聊天,获益匪浅。 

网上一直把专家称为“砖家”,把学者当成草包,但我并不以为然。网络让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评论家”,“意见领袖”们像肯德基卖炸鸡腿的售货员一样忙不迭地提供很合大众胃口的“意见快餐”,从评论、专栏到博客,又发展到140字的微博和三言两语的采访,人们哪里还有时间去追寻这些“意见”是如何得来的?一些重大的社会问题,大家也总想听听专家学者的深度意见,可他们只想听“意见”——且这意见还要越短越好,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三言两语能够表达的深度?可人家不管这些,这个社会变化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