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八月
2010年08月30日 00:38

请用选票“说服”我

有这样一件事,是去年有一次到北京来时发生的。那晚,我和一位老朋友一起吃饭,吃完饭后他让司机开车送我回酒店,已经有两位网友在酒店门口等我。这两位网友自然也是见过面的新朋友,因为特别谈得来,每次来北京,都会找机会见一下,哪怕只有半个小时。

我们在酒店大堂聊了一会就分手了。过了不到一个星期,其中一位就给我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说,他实在忍不住了,他一直不敢、不想、也不知道如何对我说,但他还是要说,他知道我不是那种人,但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那些人交往?他说,他希望我是受骗了,他不相信我会被招安,也不会向权贵低头和妥协,但是……

这信看得我一头雾水,直到信件的最后一行,我才恍然大悟,他写道:......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0日 22:11

18岁的儿子要看三级片,我咋办?

18岁的儿子要看三级片,我咋办?

新华社消息:国家广电总局说中国目前不宜推进电影分级制。国家相关部门对国外电影分级制进行了广泛的考察,得出了“在实践中还没有看到非常成功的经验”的结论。广电总局领导说,中国将会探索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管理办法。 

看了这条消息,我是挺高兴的。我和一帮网友是希望国家尽快实行电影分级制,但“国家”始终保持沉默。这条新闻证实,“国家”其实也没闲着,做了大量工作,例如考察了实行电影分级制的国家(那可是好多国家啊),发现西方还存在很多难以有效控制青少年观众等人群进入市场、影院、网络和网吧,观看并不适宜其观看的级别的电影的情况。

实事求是的说,这个考察报告的结论是符合事实的,虽然目前全世界绝大多数......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0日 15:33

中国需要民间智库

一位台湾知识分子的书里,有这样一则小故事:在蒋经国威权时代,他一直写文章批评政府,自然是受到当局排挤,甚至被“有关部门”百般刁难的。他当然也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忧国忧民、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人,反要遭受这种磨难?

就在他有些心灰意懒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听到蒋经国先生讲话,他开始只是觉得讲话内容有些熟悉,随即明白过来,原来蒋经国先生竟然大段大段地引用了他文章里的内容,促进政府改革……他当时就泪流满面……

时代不同了,集权和威权时代渐渐远去,互联网时代要想让网民和知识分子们“内牛满面”,还真不那么容易。否则,每天一打开新闻,就看到政府又听到网民的声音而从善如流,你就“内牛满面”,那还不把每一天......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9日 23:15

预告:儿子满18岁,他要的礼物是三级片,我该怎么办?

文章帖不上,大家请移步。原文连接:《从“舟曲加油”到“世界第二”》

(注意:各位网友,在上一篇博文中,我贴出了两张照片,请大家思考文化、制度与价值观念之关系,很多读者的留言我都看了,受益匪浅。正因为看多了,我原来要写的反而觉得有些浅显。谢谢各位的宝贵意见,请容我思考一阵再思考那个问题,不过,各位可以先参阅一篇智库短文:《建设文化强省,汪洋说到点子上了》,哪一位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有话要说,也可以写成短文,发给我,我将摘要在博文里刊出。电子邮件:henry_yang1965@hotmail.com 谢谢)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6日 09:42

两张照片引发的对西方文化与制度的思考

两张照片引发的对西方文化与制度的思考

今天贴两张照片给大家看,我就先不多说了。两张照片都是三个星期前在悉尼奥运场馆陪儿子观看一场摔跤比赛时照的。

“世界摔跤娱乐”(WWE)是美国一个集摔跤与娱乐一体的赛事。几个肌肉隆起的彪形大汉,在一个拳击场上恶狠狠地“摔打”,一会飞起一脚,把对方踢到台下,一会腾空而起,几百斤的重量一下子压在对手肚子上,对手被压得当场昏过去……不过,这可不是真正的摔跤比赛,而是娱乐性的表演,那些惊险无比的动作,都是事先设计好的……

两个儿子竟然喜欢上这种“暴力”节目。由于这节目是PG(由父母陪同观看),所以,我只好陪他们去看。到了悉尼奥运场馆后才发现几乎所有的孩子(从七八岁到十七八岁)都是由父母陪同的,比......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3日 13:51

中美之间很难开战,但口水战一直不断

问题:对于美国黄海军演,以及在南海上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您怎么一言不发?你的“外交杨皮书”很久没有更新了……

回答:哎,内政外交,我哪里写得过来?再说,我都说过好几遍了,我又不是外交部发言人。黄海军演是警告我们与北朝鲜站在一起,跑到我们门口来展示肌肉。我们要是有肌肉,也可以展示,甚至可以去和古巴老弟商量一下,也在美国的大门口搞一次大规模的联合军事演习。美国等西方国家崇尚所谓航海自由,我们真去演戏,他应该没啥好说的。当然,我们得先把军舰造得大点,能够走那么远而不散架。现在是,人家一向我们展示肌肉,我们一些人就向自己人展示口水。像泼妇骂架,在国际上会惹人家看不起的。

我认为,黄海军演不......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1日 17:24

我站在中国的中心写这篇文章,耶——

点击:中国的中心在哪里?

或者:中国的中心在哪里?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5日 10:26

我的网上“遭遇”,值得政府借鉴

《网络杨皮书》系列之二

今天谈一下我的网上“遭遇”,也就是我上网以来遭到的批评、评判和“攻击”,当然,主要还是说说我自己的心路历程。今天来个实话实说:在网络写作的三年多时间里,刚开始的时候,以及中途某些时候,确实有感到委屈与愤怒的情况,然而,绝大多数时间里,以及后来相当长一段时期,我对所有的批评和“攻击”(打上引号无权”的弱势,例如,你可以顺手写下对现实中某个人物的冷嘲热讽,甚至对他来一番攻击,然后关掉电脑,该干啥就干啥,让那个被你攻击的人(甚至在现实中比你更加弱势)去反思去难受去痛苦……当我刚刚开博客的时候,这种情况当然不存在,表明我不认为有“攻击”,都看成是批评),都抱着欢迎甚至期......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3日 01:10

我为何对新推出的反腐措施忧心忡忡?

西方公务员不是人民的“公仆”?

先从几个星期前出台的干部申报制说起。当天看到这个新闻时,我正好同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来的一位教授在一起,说起那个申报规定,我们几乎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中国新出台的这个规定比美国的相关法规要严格得多。美国就从来没有要求如此低级别(副处级以上)的公务员要向组织报告他们的家属与子女留学、移民的情况,只有到了一定的级别,或者工作性质涉及机密的情况下,才有此特殊规定。

当然,我们不能什么都拿美国来参照,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尽量找到其他国家的朋友了解情况,结果发现,回复我的信件来自9个国家,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有此规定。这就让我更加惴惴不安了。我们从善如流,是不是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