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七月
2010年07月29日 21:55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够批判普世价值

为什么中国的“左派”学者更受西方学界重视?

前段时间传出汪晖抄袭事件,西方一些学者联名力挺他,有人问我怎么看这件事,为什么西方学者力挺这样一个学者。我只读过汪先生很有限的几篇文章,但对汪先生这一类学者还是有所了解的。中国一些同汪晖先生一样被标上“左”的标签的学者们批评西方民主制度与普世价值的水平,和西方学者差不多远了,而他们总结中国特色与模式的学问,又是西方学者鞭长莫及的。所以,很多西方西方学者喜欢和“尊重”他们,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事在网友看来,不但不是“黑白分明”,甚至有些黑白颠倒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今天我就借这件事谈谈西方的学界。让我们绕一个大点的圈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吧。读过我......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8日 00:49

什么样的姿势与角度插进去最舒服呢?

什么样的姿势与角度插进去最舒服呢?

总感觉以前的空中小姐都很漂亮,尤其是国泰和中国大陆的一些航空公司。那时每次搭乘长途飞机,总能认识一两个空姐,而且是最漂亮的那两个,也记不得是谁先勾搭谁的,总之是很自然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情况就越来越少了,到如今,已经少到我都记不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同空姐聊过天。我无意中把这事告诉了朋友,他立即笑弯了腰,他说,现在的空姐和以前的一样漂亮,问题在于你不是以前的杨恒均了。

我很讶异,问此话怎讲?他说,二十多岁的小杨就满世界飞,能不吸引漂亮空姐的眼球?

可我现在还是满地球飞啊。我打断他说。

是啊是啊,可你已经四十多岁了,而且,你坐什么舱位?

当然还是经济舱,我还......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2日 11:46

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这些年,“黑社会”三字已经成为中国最热门的词语之一。说到“黑社会”,大家脑袋里蹦出的一定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孤儿寡母凄惨无比的景象,难怪要谈“黑”色变了。更有意思的是,被地方政府欺负了,马上就有人说“当地政府已经黑社会化了”,就连那位在湖北省委大门前被几位便衣暴打的副厅级领导干部的夫人,事后接受采访时也很傻、很天真地说:“我还以为他们是黑社会呢”。如果湖北真有“黑社会”的话,一定会很不服气,甚至会指责这位领导夫人在给“黑社会”抹黑:中国的“黑社会”什么时候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省委省政府门口暴打58岁的妇道人家?

诸如此类的毫无节制地使用“黑社会”三个字,弄得不明真相的中国人还真以为大家都......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21:36

东莞扫黄为什么很少去星级酒店?

东莞扫黄为什么很少去星级酒店?

(这是谁家的女孩?被什么人用这么长的绳子像遛狗一样牵?是因为要自己坐在阴凉的地方,还是喜欢这种淫辱人的方式?)

这组照片说的是广东东莞警方扫黄时,用绳子牵着疑似卖淫小姐游街的事。这是继郑州警方在网上公布小姐裸照、深圳警方将小姐游街示众、武汉警方在大街小巷贴出实名曝光多名涉黄落网人员的公告之后的又一起扫黄成果大展示。郑州、武汉和深圳的情况我不太熟悉,广东周边我却并不陌生。尤其是东莞等广深高速沿线,这两天我就在新塘和东莞做一些“地方政府与农民工互动关系”的社会调查。

我这人喜怒笑骂,有时冷静有时激动,但并不是没有规律,例如,让我激动的事只有两类:对生命的残忍与对弱者尊严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00:30

间谍那些事儿:军情局、余则成和疯人院

最近在香港买了好几本原台湾情报高官写的回忆录,爱不释手。书中揭示的台湾情治机关的结构与作为我基本上都熟悉,但有些小故事或者只言片语还是吸引了我。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一位台湾军情局局长对部下作报告的时候说,1949年后的三十多年里,台湾情治官员到大陆沿岸去执行的任务主要有两个:派遣台湾特务登陆,接撤退回来的特务。他伤心地总结道,前一个任务很成功,后一个任务几乎一次都不成功。那意思很明确,送到大陆去搞情报工作的台湾特务几乎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确实够让人伤感的,其实,伤感的又何止是台湾?1949年的时候,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余则成”有多少?又有几个能够成功潜伏到“白色恐怖”之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5日 17:40

城市风景之:我们道路本不应如此堵塞

城市风景之:我们道路本不应如此堵塞

一位朋友来看我,说,你能不能少写一点民主啊自由啊,你有时间多关心一下我们的现实生活,房价啊,堵车啊,我们说没有用,他们看你的博客。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他们”是指谁,是不是那些删除我帖子甚至要关掉我博客的人?但他说的“我们的现实生活”绝对是包括我在内的,只是朋友好像有好几套房子了,也不知道他是嫌楼价太高,还是担心楼价大跌。至于大陆道路上的堵塞,我们应该都身受其害。每一次从国外回来,我都要用两天时间先克服道路恐惧症,让自己的驾驶习惯适应中国特色的道路。

我不知道是否有专家真正研究过,就我个人的实际感受来说,中国很多城市和道路本来不应该那么塞车的。这些年中国城市和道路上的车辆大增是事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