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户籍制度造成的问题远远多于它解决的问题

户籍制度造成的问题远远多于它解决的问题

一位住在北京的中国人发微博吐槽自己年缴税过千万,却因为户籍不在北京,孩子无法在当地上学,引发网络热议,再次把户籍制度提上风口浪尖。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中国最有特色的制度,户籍制度肯定是首屈一指的。在全世界近两百个国家里,别说在几乎所有比我们富有或者相同生活水平的国家都无此种户籍制度,就算亚非拉比中国在生活水平上落后很多的国家,也没有几个实行类似中国这种户籍制度,当然,我这里没有把朝鲜和越南算进去。他们目前在国际社会比较另类。
 
户籍制度的改革也在多个地区提起过几次,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说起改革或者废除户籍制度,最大的阻力来自一个思维:中国人口多,都想到大城市,如果废除户籍制度,大家都涌向大城市或者沿海地区,乱套了……这个虽然不是当初实行这套户籍制度的初衷(当初是继承农业社会对依附土地——后来依附“单位”——有利政府对民众实行有效的管控),但大城市的人基本都认同这个看法,尤其是北上深的居民和管理者,享受了高于全国人均资源几十倍的好处,自然认定全国人都要涌进来抢好处。
 
但实际上,如果认真检视一下户籍制度,你会发现那些主张户籍制度必须坚持下去的观点几乎都不能成立。就拿涌进大城市来说,这可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实际上,中国的城市化在全球都算慢的,你现在正在爬行的路,人家早就走过了。但几乎没有出现哪个城市人满为患,引发后患的。如果实行市场经济,而不是用户籍这种政治手段控制人员流动,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是惊人的。
 
现在很多人留在北京挤进北京,恰恰是因为你实行了户籍制度,弄得京城户籍一籍难求,想走的人舍不得走,想进的人进不去。一旦真正放开,个人和公司都会根据房价而决定是否留在京城。当所有的人都能自由进出京城(进则获得户籍,出则自动带走户籍)时,大家的选择反而会根据是否可以找到适合在自己的工作,家人是否住得起京城来决定去留,这种人才和户籍的“市场经济”,解决了世界上所有大城市如纽约、伦敦、巴黎的人口问题,从来没有看到哪个城市遭遇了那么多不理智的人流。
 
当今中国的户籍制度当然也和我们集中权力有一定的关系。例如中国是互联网公司比较多的国家,但却是唯一一个把几乎所有大互联网公司总部都集中在首都的国家——好像所有的门户网站都集中到北京,是便于管理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美国的互联网大公司几乎没有一家在首都华盛顿,连在纽约的都少,反而都去了西部地区。仅凭集中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让多少年轻人飘在北京?给北京造成了压力?
 
废除户籍制度,或者进行较为彻底的改革,不会给当今的中国带来任何问题。世界历史上,也没有因为废除类似束缚人的户籍制度而造成混乱的。反而是因为目前实行了这样的户籍制度,各种都实行“双轨”制,造成了极大的不平等,包括不停扩大城市、地区和城乡之间的差别。
 
有人问,如何废除?这是废话,中国几乎所有不合理的东西都一个一个废除了,怎么废除的?很简单,世界上顺手拣来就是例子,河上早就有桥,没有必要你再去摸石头,摸来摸去,就是想浑水摸鱼而已。
 
目前的户籍制度不但造成不公,为未来的改革树立了更多壁垒,也成为相当多人贪污腐败的源头。依靠户籍制度生存的人应该大几百万(比依靠计划生育生存的人要多几倍),而利用甚至买卖户籍中饱私囊的就更是我们每个人都听说过甚至见识过的……
 
户籍制度必须改革,正如计划生育制度已经在改革一样。但户籍制度的改革要避免另外一个陷进——从对北京这位企业家打报不平的评论中我们看到了端倪,那就是很多人在评论中流露:为这么优秀的人还不能得到北京户口而惋惜和不忿。——这恰恰是我的担心,因为我从报纸上看到的各地户籍制度改革,几乎都是用来犒赏有功之人,吸引有用之人的工具——怎么可以让宪法赋予的权利成为工具?这个要不得!
 
一个人的户籍是作为国民的一部分的天生人权,而迁徙自由也是宪法赋予民众的基本人权,不宜以此作为奖励,把人分为三六九等,这样是人为制造不平等,也不公平。同时,一个国家的户籍制度不应该是以一个城市、某个区域为单位,自说自话。即便象美国这样各州享有充分自治的国家,各种法律互异甚至互相抵触,但全国的户籍制度也是基本统一的。
 
更何况中国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即便在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可能有某位公民因为是名人或者富人而可以率先取得某地“户籍”,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在中国,发生在北京呢?我从普通网友对这位名人大V的叹息和抱不平中,看到普通人对不平等的痛恨,却在痛恨之中,又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深入骨髓的不平等思想,这个,比户籍制度本身还要令人担忧啊……
 
杨恒均 2018/5/23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