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美国贸易代表团来华谈判,期待不要太高

美国贸易代表团来华谈判,期待不要太高

美国贸易代表团星期四来华谈判,各方好像抱有很大期望,认为这可能帮助解开近期两国贸易战的死结。从这次美国来访人员的级别,以及他们同白宫的关系来看,不是不可能。但对美国川普政府密切观察的人士,应该都不会对这次美国贸易代表团来访抱有过高期望。
 
在对待国际大事包括对华政策上,川普政府同过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美国政府都很不相同。而中国的专家学者,包括智囊与工作人员,对美国的判断还很可能停留在美国历届政府对华决策的程序上。其实,美国正经历一人说了算的时代,华盛顿任何人,包括国务卿、国防部、副总统,任何代表团,不管级别多高,几乎都无法在诸如墨西哥筑墙、移民限制、朝鲜谈判与中美贸易战方面做出承诺或者决定。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据我所知,话事权完全在川普那里。更有意思的是,目前不但不清楚川普到底会如何出牌,而且还不清楚能够影响他出牌的到底有哪几个人。
 
在回北京前,我同华盛顿主管对华事物的高官有一个简单的交谈,当我问到贸易战走向和对华政策时,我以为这个问题对官员太敏感,但他却很坦诚地告诉我:他真的不知道,因为在很多原来按程序一定要经过他们这些人士讨论、制定后送给总统选择、批准、发布的大政方针方面,他也只是从总统的推特上才了解到。更被动的是,川普总统身边的人也很流动,总统随时可以远离、解雇原本自己很亲近的智囊,这使得华盛顿那些往往可以从总统身边人了解政策走向的大咖们也不知所措,失去了原来的准头。
 
目前就我对川普对外政策(对华对朝鲜政策)观察,川普凭直觉一意孤行的成分非常大。例如,虽然他是唯一一个不讲也不在海外推广美国价值观(例如人权)的总统,可实际上,他却在某些涉及这些价值观的具体事件上,根据自己的直觉,采取了克林顿、奥巴马绝对不会做的一些事,这些事对北京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再如,他一边不在大方向上触怒北京,高喊友好,声称哥们姐们,一边却在具体如贸易制裁上突然走得让奥巴马和克林顿都望尘莫及! 这种做事风格弄得北京神经兮兮,几乎崩溃,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要知道,北京通过四十年与美国的交往,基本上摸清了透明度本来就比较高的华盛顿对华决策与执行过程,把“以夷制夷”玩得炉火纯青——例如,北京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无论在国际上还是在美国国内,把“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贸易自由”这些概念弄成了反对美国的东西:北京以“自由”之名,把孔子学院和《人民日报》开到了每一个美国角落;以“民主”决策在国际上利用众多小国反对美国推行“霸权”;用“法治”坐实原本没有什么约束的国际法,保护中国的主权;用“自由贸易”针对美国的贸易制裁……
 
就在北京熟练掌握了对付华盛顿的办法,让过去从老布什到奥巴马的历届总统都在对华政策上基本能按照北京意愿互动时,突然来了一个反体制,抛弃了华盛顿外交政策决策固有程序的川普,他像一头猛牛冲进了瓷器店。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国华盛顿高官都得从川普的推特上了解川普的对华政策,北京没有理由有更便捷的办法了解川普。
 
北京可能还在幻想如何了解川普,如何“搞定”川普,如何让川普回心转意,所以,这次明明是川普一人主导发起了对华贸易战,我们却看到,北京在激烈批评美国的时候,甚少涉及川普本人。这和北京五千份官媒动不动就把日本首相、澳洲总理拿出来折辱一番大相径庭,看起来,穿鞋的怕了打赤脚的……
 
但其实大可不必,以我的观察,川普虽然在某些具体事情上雷厉风行,狠且准,但却极端不稳!他目前的决策有一定的随意性,很多政策是拍脑袋决定,不但难以持续,而且很难连成一片,成为全面起作用的政策。
 
而且,川普这种性格使得他随时可以转移集中力,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尤其是即将为进入为第二任竞选做准备时,他不会在一个议题上恋战、蛮干。北京只要稳住,继续发挥这些年同华盛顿打交道的技能,不触怒川普,联合网友口中的“白左”,如果碰上川普老儿被其他事情缠身,危机和重担自然是解除。不过,这一切都是在川普政策不出现结果前,一旦川普的做法有了有利于美国的结果,华盛顿很可能在新的层面达成共识,恐怕就不会回头了。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太平洋两岸,都迎来极具个人特色与魅力的强人政治时代,一人说了算,取代大家熟悉的集体领导或者决策过程,美国如此,东何尝不是这样?这对国际国内局势带来了变数,也丰富多彩了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生活——好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杨恒均 2018/5/1  北京  (摘选自杨恒均近日万字讲课)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