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开放遭遇的困难,只能用进一步开放来解决

开放遭遇的困难,只能用进一步开放来解决

先告诉你们一个黑市行情——注意啊,不要外传,不是朋友我不告诉的——目前通过假结婚办理配偶移民美国的黑市价涨了四万美金,办理澳洲的涨了两万澳币,这是继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大幅度涨价。另外,据说长期停留在一百万到一百三十万港币之间的香港单程证(内地人去香港定居的通行证),最近也一证难求……
 
这种荒唐的黑市交易本来应该逐渐淡出的,但最近却逆势而上,为啥呢?很简单,“闭关锁国”——听说以川普为代表的西方要走向减少移民的“锁国”之路,而传说中国也准备“闭关” ,闭门造出一条驶向未知和未来的列车……这使得原本没有打算离开的人,试图跳车挤上另外一班末班车……
 
记得28年前我第一次到美国,看到纽约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心里充满了自卑和向往;记得1992年去香港工作后,每个周末我去深圳跨过罗湖桥的那种感觉:沾上香港边的那种自豪,是每个中国人都能感受到,并深深认同的……这些感受上的冲击,让我一方面坚定中国必须奋起直追,港英超美,并洗刷香港被割让一百多年后反而比内地先进很多的新耻辱;另一方面,我的私心也暗中涌动:我必须拥有世界上最先进国家的居留证,我必须走遍世界,我的孩子必须生活在有开放和自由的地方……
 
多少年过去了,我的心情依然很复杂:一方面,我自豪地看到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真正发展起来了,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出国的人一天一天多起来,也比当初我第一次出国时要富有和自信得多;另一方面,我也有些失落:乖乖的,好不容易走遍了世界,在最发达的国家都可以安身立命了,却发现,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原本被我追逐学习的国家,也没有那么值得羡慕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认识的几位女神级的玩伴都在某一天突然告诉我,她们要远嫁美国欧洲的华人老头和中年人了,而中国加入WTO和几轮迅速发展,华侨的身份不再光鲜,在我们圈子里,反而是小气和跟不上时代的代表词……
 
而这一切,几乎就在这几年嘎然而止!回到澳洲,一些华人聚会,大家在担忧美国锁国中国闭关之时,却也忍不住有些兴奋——万幸自己当初早点出来,并像蚂蚁搬家一样,这些年把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一个办到了国外,“好险啊,”一位华侨夸张地说,“再不办,他们就出不来了!”
 
很多东西,在你将要失去的时候才觉得珍贵,其中开放和自由尤其如此。这些年,中国的改革的主要成绩就集中在对外开放和对内放开。打开国门,迎来了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国人有了很大的经济自由度和有限的思想、社会自由,长久被压抑的国人爆发了让世人瞩目的干劲。这些年,西方经济学家一直没有研究出中国为什么在过去三十年经济发展为啥如此迅猛,却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了解中国人,了解被压抑了几千年的中国人,获得了一点点自由和自主后,能够走多远……
 
现在能够停下来吗?虽然改革开放的道路是曲折的,但对大目标大方向的共识始终存在。即便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风雨如晦,存在从改革开放倒退的严重趋势,领导人在这个关键时刻南巡,发出了谁不继续改革开放谁就下台的吼叫……设想一下,如果当初继续开倒车,会是什么情况?
 
环顾世界诸国,远亲近邻,凡是不对外开放,不对内放开的,几乎都成了孤家寡人,最后要就是活回到几百年的时代,要就是在紧张和对峙中走向无可挽救的崩溃!你凭什么例外?当然,改革开放也不是没有问题,在前进的道路上有时还会遇到严重的挫折和困难,但如何面对困难,怎么解决问题,是民众、知识分子和执政当局都应该思考,一起直面的。任何试图退回到过去的办法都是死胡同,改革遇到的问题只有用进一步改革来化解,开放遭遇的困难,只能用进一步开放来解决。至少对现阶段的中国来说,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杨恒均 2018/4/10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