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50年后再清算,布拉格的故事说明了什么?

50年后再清算,布拉格的故事说明了什么?

布拉格的故事是这样的:1953年,一位优秀的女共产党员由于持不同意见而被当局逮捕,而逮捕和处理她案子的正好也是一名女捷克共产党领导人。这位女领导人经过取证和审讯,最后判处了那位持不同意见的女共党员的死刑,并在那一年执行了绞刑……
 
如果你是那个年代过来的,我想,这个案子对于你是如此的稀松平常,而且,半个世纪过去了,改天换地多少年了,不但没有追究,甚至都没有人提起了。可是,就在一个月前,捷克布拉格的法院却开始对那位50年前判处一位女共产党员死刑的原女共党领导人进行审判……我也是一个月前来德国后才听到的,这次来到布拉格,我又从当地人口中得到了证实:那位50年前判处持不同意见女党员死刑的原女共党领导人刚刚被判处7年监禁——对了,她如今已经快90岁高龄了!如果没有奇迹出现的话,她将会死在监狱里!
 
也许有人迷惑不解,不知道这件案子为什么会引起我的强烈好奇和关注,而且也许还有人会问,你不是说苏联东欧没有出现清算前朝官员的现象吗?如何解释50年后秋后算账,竟然把一位当时的领导人判刑入狱呢?
 
有这些疑问不奇怪,因为我还没有告诉你这件案子中最重要也可能是最奇怪的事儿:布拉格法院用来判处这位前女共党领导人罪行的法律并不是当今民主捷克的法律,他们判她入狱七年的依据竟然是1953年的捷克共党的法律!
 
大家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依照现在的捷克法律,那么都清楚,以前那个政权几乎所有的官员都“违法”了,对他们进行审判,清算,投入监狱,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和平演变后的苏联东欧并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却发生了现在的法官援引半个世纪前那部被他们仇恨与抛弃的法律,对一位当时就违法了的官员进行隔了半个多世纪的判决。
 
这实在是太有意义了!我们知道,特别是在文明社会里,就算最邪恶的国家,也是有法律的,除了少部分恶法之外,人类普遍接受的法律也都是存在的。法治和人治的区别,不在于是否有完善法律,而在于是否执行法律。
 
十几年前一位美国宪政学者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集中了最美丽词语的宪法是北朝鲜的,而且也是最厚、内容最丰富的宪法之一。当时我几乎晕倒。因为,我们都知道,在那个国家,宪法只是摆设,真正违反宪法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制定了这部宪法的执法者。再如最邪恶的纳粹,投降后法庭竟然找不到他们曾经有屠杀犹太人的明确法律,甚至连一纸明确的命令都找不到!
 
布拉格这起判决揭示的意义在于:即便按照当时的捷克法律,这位判处持不同意见党员死刑的女共党领导人也犯了罪!
 
从内心里说,我不主张清算,特别是那种用新的法律来“秋后算账”。 哪怕你站在了人类正义的制高点,对过去的一切包括历史有一个居高临下姿态,我还是不希望有清算。而且,我认为持我这种观点人居多。
 
捷克用五十年前的法律来判决五十年前的官员,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是迟来的正义。
 
杨恒均 2009/7/10 布拉格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