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如果你乘坐的飞机起火……

如果你乘坐的飞机起火……

11月13日21时56分,湖南长沙,南方航空公司CZ6406航班在空中起火……得知飞机可能出了问题,20岁的乘客王俊皓突然想给爸妈“留点东西”。他取出iPad写了只有25字的遗书:“世界和平,爸爸妈妈我爱你,我爱你 (女友名),不要吵架,王俊皓南京。”另一位乘客秦莉生出了“一辈子就过去了”的感慨。这天是她的34岁生日。丈夫约好在机场接她,然后一起庆祝,她还看得到丈夫吗……这个航班151名乘客中,包括两名儿童、两名婴儿和一名坐轮椅的乘客。平静夜空迎接他们的,是一个惊魂之夜——那天,飞机很可能再也无法降落到地面……
 
飞机无法降落,火车不能停下,汽车分分钟车祸,更不用说人类还面临着一万多种无法治愈的疾病……这个世界是为准备好的人准备的,你如果努力,你的人生可以准备好一切,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谁会说:我已经准备好死亡了。
 
这151名乘客的经历也许并没那么惊险,但不管是当时还是事后,都绝对促使他们思考了一次死亡——自己的死亡。当然,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其中至少还有相当一部分从今往后会得“飞行恐怖症”——那正是我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也可能是我人生的一个很大的转折。
 
1992年,我陪同广东、海南和北京的三位领导出访南美,主要工作是在阿根廷和智利,工作还算顺利,工作结束后,阿根廷负责接待的安排我们去南极游玩,其实,也就是乘飞机到离南极最近的一个小岛上游玩一下。结果那天飞机在空中遇到强烈气流,剧烈摇动,几乎翻转失控,所有的行李箱都打开,还有一两位没有系安全带的被抛到飞机顶部……我陪同的几位领导面无人色,有妇女和儿童尖叫,更多的外国人开始双手合十祷告……我当时想的是:坏菜了,我难道要死在这里?
 
当时我作为外派香港的工作人员,可以说是万千优势集于一身,在尖沙嘴汉口道一带也是有点名气的,香港女孩子们……我就不多说了,而且,国内大领导出差,竟然还会想起在香港的我,专门点名要我陪同,人生好像很美好的样子,这一切,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如果真这样结束,我的人生比起那些从来没有考上大学的还在务农的同学,又有什么意思和意义呢?
 
当时我也不知道飞机是怎么降落的,直接结果是我们立马取消了接下来的行程,打道回府。另外一个结果是不久之后,我就得了“飞行恐惧症”——每次听说要坐飞机,从拿到飞机票那刻就开始紧张、恐惧,甚至准备安排后事,一上到飞机就像奔赴刑场,手心冒汗。每次下飞机,就长长叹一口气,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可一想到下次还得飞,就又开始思考死亡与人生的意义:我做过什么?还有什么没有做?为自己所爱的人能留下了什么?同事朋友如何记住我……
 
这些都在我的《致命弱点》里有详细描述,我的飞行恐惧症,同我儿时的理想(走遍世界)与工作(深得领导重视,满世界飞)极其矛盾,以致我都不知道如何糊里糊涂地度过了那些年。扳指头一算,20多岁就去了四十多个国家……虽然这病多方求医都没办法治愈,却在我将近四十岁时突然痊愈。但那些年几乎每个星期都面临的“死亡威胁”与痛苦纠结,肯定给我人生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影响。我能肯定,后来我在选择人生的道路时,一定是更多的想到了死亡,而不是生存。
 
如果我们都能更多的思考死亡,也许我们能更好的处理生的问题,那么,那位93岁还不肯放弃权力的人,会不会更豁达,更想得开?那些拼命贪污最终却去坐牢,或者伤天害理,一辈子良心难安的人,会不会早点回头是岸?更重要的是,在我们选择职业、事业和理想追求时,会不会眼光更远?……反正我自己那段无时无刻不被死亡威胁的经历,给了我后来的生命无穷的活力和斗志。这得感谢临近死亡,或者感觉死亡逼近的那个经历。
 
对于那些在这次飞行中可能得上飞行恐惧症的乘客,我的告诫是,千万不要回避乘坐飞机,而是要勇敢地去飞行,去面对死亡,去思考,去更好的生活……
 
杨恒均 2017/11/22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