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希特勒才能救西方?

希特勒才能救西方?

恐怖分子试图用肉体炸弹改变这个世界,实现他们的宗教理想,但实际上改变最大的是他们的族群。他们正在让自己背靠的宗教成为关注的焦点,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恐怖行为,引发全世界对他们族群的恐惧和讨厌,甚至引起了多次屠杀和清洗。大众媒体可能每天都在扳指头计算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又弄死了多少无辜平民,但很少有人会强调穆斯林在战后遭受到的各种种族清洗。
 
问题是,先有恐怖分子才有各地对穆斯林的清洗,还是先有各地对穆斯林的清洗然后才有恐怖分子的复仇?这个可能已经很难说清楚。但恐怖分子如果再这样折腾下去,最终彻底改变的,很可能是他们自己。
 
这次在欧洲开会,我能感觉到弥漫在欧洲白人之间一股怨气和极右势力的蓬勃。法国朋友告诉我,已经无法阻挡外来文化对欧洲的侵蚀,穆斯林很可能以自己坚忍不拔的出生率在未来某个时间接掌法国甚至多国政权。到那时,没有接受西方文化包容的穆斯林执政者还能容得下自己领土上的白人异教徒?
 
前景有些夸张,但不能不引起遐想。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法国人告诉我,也许,只有一种方法能够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当我探头询问是什么好方法时,他的回答差点把我从凳子上震得脱离地球引力。他说:我们需要希特勒!
 
虽然他压低声音尽量不让远处的人听到,但我还是看不出他是开玩笑的。不错,在一些欧洲和美国白人看来,一些极端的宗教侵入,尤其是恐怖活动,让他们内心深处希望出现一个能够下决心清洗这些外来民族的希特勒,就像当初这个恶魔对付犹太民族一样。
 
这是何等的令人不寒而栗?!有没有这种可能?完全有,虽然欧洲的极右势力还没有上台,但蓄势待发,他们需要的是再多几次恐怖袭击。而在美国,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和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联合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超过八成美国选民表示愿意再次投票给现任总统特朗普。而在美国知识界看来,特朗普身上有太多极右成分和“希特勒因素”。而这些几乎是他唯一区别于其他美国总统的地方。民调也许有偏见,但80%高票的支持率,肯定不全是虚假的,这些人更不会傻到看不到特朗普身上的“希特勒影子”。
 
但这种对决真多到来的时候,将会是比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更加惨烈的“文明的冲突”,当那位曾经遭到希特勒奴役的法国人告诉我,目前世界上80%的资源和核心技术,包括最简单的武器,依然掌握在白人手里,只要这个不丢掉,随时可以反击时,我能强烈感到初冬的寒冷已经来到欧罗巴大陆……
 
杨恒均 2017/11/14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