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从昂山素季被批评想到的

从昂山素季被批评想到的

2015年,当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党派经选举上台执政的时候,她被普遍描绘为某种政治圣人,一个忍受住巨大的折磨,带领人民从独裁走向民主的偶像。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称颂过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公开与她拥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曾说她比甘地更了不起。
 
然而在今天,当缅甸军方对少数民族罗辛亚人发动一场包含杀戮、强奸和酷刑的打压时,昂山素季作为该国事实上的领导者却袖手旁观,因此成了全世界批评人士的靶子。
 
这个光环褪去的过程十分惊人,但却又是司空见惯的故事。西方领导人总是声援和支持某个人——通常是做出英勇牺牲的活动人士——将其当作一站式方案,用以解决独裁统治或岌岌可危的新生民主政权所存在的问题。
 
以上是一篇对昂山素季报道比较客观文章的几个段落,基本上是符合事实的。那么,是什么原因出现这种情况呢?结合近日海外的评论,我提几点看法。 
 
西方人在评价海外政治人物的时候,并不像他们对在自己国家的领导人那样,声音多元,褒贬不一,而且都能找到平台和和支持者。他们对国外政治人物的评价比较简单,更多的是看到“主流”,甚至只关心主流,也就是只要价值观正确,做法符合西方的预想,就一好百好,否则,就一棍子打死。这源于他们对他国历史文化了解不深,对现实复杂性不能全面掌握。更因为从美国国家利益出发,过分夸大某些海外政治人物的某种功能性作用,后者最明显的例子是:要对付前苏联,就借助本拉登的力量。
 
西方在甘地、曼德拉的看法可谓超过他们任何国家里的政治人物,例如在美国,批评华盛顿、杰斐逊这些国父的声音每年都有很多,但批评甘地和曼德拉的却往往被认为政治不正确。当然放在当年,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些人属于带领本民族人民反对独裁争取自由的英雄,但此后也很少能有中肯的批评声音出来,以致分别由这两人奠定的印度和南非制度出现问题后,他们都没有很深入追究。南非当今政治人物的腐败与社会治安的恶化远超白人统治之期,肯定和曼德拉对这制度的涉及脱不了干系,虽然他本人在这方面还算有口碑的。
 
除了上面提到的原因,在热衷于为政治变革中的复杂问题找出简单解决方案之际,西方往往忽略了他们的那些英雄身上的各种毛病。他们忘记了这些英雄虽然对西方了解很深,甘地、昂素素季还基本上是西方教育出来的,但他们是在自己文化中泡大的,他们反对的那个体制那种文化,不可能不在他们自己身上打下深深的烙印。同时,过分理想化后,西方几乎“没有料到英雄们一旦掌权将会面临的各种挑战,并且以为国家是其领导人的作品,而事实几乎总是恰恰相反”——这些英雄,本身就是那种文化传统那些国家政权的产物。
 
当然,最明显的例子还有一个,那就是对待苏联和俄罗斯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等三位领导人,当美国把这三位领导人都旗帜鲜明的概念化,按照自己设想分门别类后,他们实际上在俄罗斯问题上基本上再也没有发挥过什么作用。
 
对其他文化的不够了解(或者不屑于了解)过于简单的判断,让这些本来在自己国家从不搞个人崇拜的,却把另外一种文化中对自己价值观比较认同并愿意为之奋斗的政治人物“偶像化”了。这些年我看到西方一些政治人物在对待中国一些人士上也存在这种现象。有些明显是哗众取宠的中国人,竟然被他们弄成了某种楷模,这多少让我保持了同他们的距离。
 
杨恒均 2017/11/3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