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特朗普要把美国带向何方?

特朗普要把美国带向何方?

美国过去两百年的选战,从华盛顿等三位国父之后,选举打的相当肮脏——至少在语言上是充满了污言秽语,互相诋毁,利用媒体诬陷对方。类似的选战时断时续,大体持续了近百年。而第二个一百年里,我们看到,伴随美国的强大,政治权力的加强,权力斗争与总统之战更加白热化,但却在表现形式甚至内容上越来越文明,互相诋毁越来越少,更不会在公开场合污言秽语。所以,当小布什忘记关掉麦克风对记者和政治对手出言不逊时,美国都笑了,媒体开始对他冷嘲热讽,而小布什只能憨厚地笑笑……
 
这基本上代表了过去五十年美国政坛的和谐氛围,你敬我一分,我敬你一尺,原本“残酷的政治斗争”也和风细雨起来,社会慢慢变得和谐。总统虽然不要求成为全国的道德楷模,但他们都在努力做到这一点。所以,当克林顿在白宫把雪茄放错了地方,美国人震惊了,媒体不依不饶……但大家可能注意到,即便这样,当时美国还活着的总统,也都没有对克林顿说三道四,这多少折射了美国政坛的和谐与政治斗争的规则。互为对头的总统们尚且如此,何况下面的政客?
 
可是,这一切看起来要从特朗普改变了。我对特朗普并无成见,甚至对于他的一些直言不讳和特殊政策,多持支持态度。但偶尔看一眼他的推特,我却每每都被震惊到:他对媒体、政治对手和他不喜欢的人,不但毫不留情,几乎完全使出了泼妇骂街的方式。动不动就指责他人,使用的语言则是过去五十年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在公众场合使用过的……
 
例如他占据了推特的制高点,粉丝最多,可脸书上却以反对他的人为多数,所以,他就发推特,指责“骗子”希拉里如何得到政治献金,脸书却还说她的好话,而他们却一直抓住俄罗斯不放,调查俄罗斯是否干涉美国大选。一些在美国非常正常的司法程序和调查,在这位总统口中,成了媒体脸书合伙前竞选对手来黑他——
 
他都忘记了自己早就打赢选战,成了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了,却还像一个到处钻营的商人,每每生活在受迫害的妄想中。实在让人不解。有人说,由于反对他的人太多,他无法做事,所以他要利用推特发泄。可这就是美国的制度啊,如果权力没有制衡,如果制度不是设置得照顾到所有人的权利,如果总统权力大到想做啥就做啥——他特朗普还有机会成为候选人、当上总统吗?
 
也有网友说,特朗普是为了保卫美国价值观和制度才不得不采取以前那些政客与“白左”们都不肯也不敢做的——这话有语病,如果他采用的手段首先要破坏这个制度的根基,不顾美国维系了两百年的价值理念,那个制度和那个理念还有必要去维护去修补吗?
 
任何制度都有缺陷,但有些是明显的,可以纠正却被人为守住不放;而有些则是不可一蹴而就,甚至纠正后的副作用更加可怕。美国的制度不但很透明,而且被获得最多诺贝尔奖民族以及发明了世界上一大半先进玩意的三个亿民众每天用放大镜找缺陷,自然全世界人民都一目了然,但有些缺陷却是无法克服的,例如,法治很死板,但人治就可取吗?民主很乱,难道你要换成不民主的团结一致?自由再有缺陷,也不能回归奴役吧?绝大多数美国人批评、指责自己的价值理念和制度时,心里都很清楚,世界上没有他们真正想效仿的国家,没有一个。
 
同样的道理,那些希望借助特朗普来改变美国制度和政治操作的人,大多并没多想,他们希望美国走世界上200个国家中的哪一个的模式?如果没有一个是你希望的,恐怕你得稍微放慢脚步。而特朗普利用了一些年轻人和理想主义者的激情,对美国体制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借此入住白宫。可当了总统,却继续与体制较劲,实在看不出他想把美国发展成什么样子的——因为他以前只不过管理过一个家族公司而已……
 
特朗普还没有利用自己的权力改变美国的政治生态,却率先在政治文化氛围与语言上开始影响美国。从他的推特和下面的留言,我看到的是一个污言秽语、你死我活的政治氛围,这点,作为总统,他真应该三思。
 
杨恒均 2017/10/22 纽约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