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九·一八”特辑 | 勿忘历史

“九·一八”特辑 | 勿忘历史

【九·一八特辑(一)】
 
每当日本人想篡改历史的时候,我们就强迫他们承认侵略战争,侵犯中国主权,逼他们反省和道歉。最后迫于中国和国际的压力,日本领导人出来道歉了。结果,正如日本人的报纸杂志所说,战争后日本人前后为二战的侵略行为道歉了好几十次……果真如此吗?
 
不错,确实如此,他们是道歉了,但是他们始终是在为侵略战争道歉,他们从来没有认真地、诚心地为他们在侵略战争中犯下的反人类罪——为侵犯中国普通百姓的人权道过歉,更不用说像德国人和德国总理那样深刻反思并深深自责了。
 
大家是否注意到,任何德国人包括他们的领导人,过去几十年很少提到自己二战的侵略行为,也没有动不动就为侵略行为道歉,可是一提到德国人犯下的反人类罪——屠杀无辜的犹太人,他们就会毫无保留地道歉。他们的道歉让你看到了这个民族是认真反省,深刻反思了。他们把人权看得远高于主权,无能的国家被侵占好像并无大罪,但民众的人权被侵占罪不可赦。
 
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时候突然向受难的犹太人跪下忏悔,他这一跪,不但让德国人站了起来,也让全世界人民对德意志民族另眼相看。德国总理无论访问法国还是英国,从来不会为希特勒当初侵占法国和轰炸英国道歉,因为那是战争,已经失败,付出了代价,也赔偿了,然而,屠杀平民犹太人的反人类罪,却永远无法用失败赔偿和道歉能弥补的。
 
中国现在无论从领导人还是民众,总是集中在要求日本为侵略战争道歉,却很少直截了当地让他们为屠杀平民的反人类罪道歉,这从理论上就无法成立:对于那场战争,人家不但鞠躬投降,而且还被迫赔偿了啊。
 
由于我们当时政府的无能,也没有能够像欧美国家那样整理出我们受难平民的资料,这些年来,把道歉都集中在日本侵略主权,而没有聚焦人权,除了民间,几乎没有政党和政权要为受难的同胞讨回公道,结果自然也得不到国际关注,甚至越来越失去普通人的支持……
 
【九·一八特辑(二)】
 
我们可以为被日本侵略找一个最大的理由,就是我们落后,落后就要挨打。但那时的中国真那么落后吗?我们的武器真那么不如人吗?就算上面说的都是事实,但中国幅员辽阔,人数众多,如果当时他们不是把国家弄得四分五裂,如果中国人众志成城,日本人还能够长驱直入,占我中华?
 
前不久我读到一段历史记载,当时日本人以旋风之势占领了东北三省,而投入的军队前后加起来竟然只有18000人,那个后来被我们教科书誉为民族英雄的张学良,竟然就是下令不抵抗的民族罪人。我看到这里感到一阵羞耻。
 
没有人会否认,中国人的不团结和窝里斗,长期战乱和缺乏一种凝聚民族的共识(或者说核心价值观)等正是让日本人长驱直入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如果说到耻辱,我们最不应该忘记的就是这一点。
 
如今中国民众是否还拥有凝聚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如果没有,我们如何建立新的核心价值观?这才是最重要的,今后用来对付一切侵略者最有效的武器同样不是飞机大炮,而是我们民族拥有的共同理想和核心价值观。当政府、军队和民众都知道为什么而战的时候,侵略者就会望而却步!为什么而战?为何而战?这恰恰当年日本人侵略中国时,中国人最彷徨、最迷茫的问题(2007年12月13日)
 
【后记:重读上面这段写于2007年12月13日的文字,百感交集,那时回国不久,我开始了为推动建立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的孤独奋战中,近百万字在这个领域的书写,絮絮叨叨……四年后的十八大,才有了24字】
 
【九·一八特辑(三)】
 
我们对日本的仇恨,很重要一点是因为日本战后一直在掩藏历史真相。在这点上,我们无论怎么痛斥日本都不为过,但历史不只是用来教训别人的,也应该用来教育我们自己。毋庸讳言,我们自己在探索历史真相上,不是没有问题,甚至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就像前面提到的那个对东北沦陷要负主要责任的张学良,战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竟然成了我们的民族英雄。试想,日本人看得很清楚,当他们发现我们如此对待历史的时候,他们会认真对待侵华那段历史吗?
 
正因为中国上下对待历史的这种态度,使得1949年后的30年里,日本右翼借此粉饰太平、掩盖历史。于是,每当我们理直气壮地质疑日本人篡改教科书,删除侵略的内容的时候,我都忧伤地想,什么时候,有人出来向我们解释:我们曾经的教科书都真地纪录了历史——尤其是中国人遭到屠杀的历史吗?
 
在这个“九·一八”悲伤的时刻,勿忘历史才是主题!抒发豪言壮语很容易,宣称要杀光死日本人、抵制日货、把红旗插到东京也不用负任何责任,更不需要哪怕一点点的勇气。但如果要直面历史、深刻反思自己,则需要巨大的勇气。(杨恒均 2007年)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