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恒均 > 写作者信口开河怎么办?

写作者信口开河怎么办?

一位叫刘建永的作者写了篇文章,题目叫《慕容雪村痛批于建嵘:于建嵘是沽名钓誉之徒吗》,里面有这样话:
 
慕容雪村又讲了于建嵘的一个行为,“对于批评,某教授(此处应指于建嵘)最喜欢问的是几句话,‘你听过我的演讲吗,你看过我的文章吗,你知道我都做了什么吗’”,慕容雪村可能认为于建嵘过于虚荣和自大。老刘认为,在知识分子群体之中普遍存在的一定程度的或清高,或虚荣,或自大,或洋洋自得、自以为是,过于高看自己等问题,像一些公知或者网络上的大V,如杨恒均,其实连老刘本人,也多少存在这种缺点。老刘觉得对于这些小节,还是不要去计较了吧。
 
看了这段,我有如吃了一个生苍蝇,我并不认识这位作者,应该也无交集,但一下子,他轻敲键盘,已经被认为沦落为“代购小贩”的我竟然成了他口中“清高,虚荣,自大,洋洋自得、自以为是,过于高看自己”的唯一公知代表。中国文人这种能写两个字就胡鸡八扯的毛病,实在令人不解!
 
作为写作者,文中的狂妄,欲与天公试比高,其实原因很简单,我文中从不涉及个体,更不用说圈内人,我的对象和敌人只有一个:反民主的专制。面对他们,我不狂妄行吗?老子就是天下第一,民主宪政必胜,你打死我,宪政还会到来。第二点是我从不和圈子走太近,在北京住两年,除了我老师冯崇义北上,几乎不参加任何圈子饭局。但过去两年我接触各界朋友应该是以万计的,只不过大多是草根。
 
由于我在体制内干了十几年,加上学术半罐水,写作半路出家,搞研究又沒弄出一篇像样的论文,北京很多理念类似的人也对我成见很深,例如我很佩服的几位老师私下吃饭,有两位我们几乎只见过一两面的老师背着我直言我“不学无术”“可能没读过几本书”,“文章写得沒法看”,有几位说到义愤处几乎咬牙切齿,我听到后差点晕死过去……这样评价我的唯一原因竟然是我为啥一直不停地写!
 
我一千万字的文子,没伤害任何一位个体,尤其是同道。可过去十几年,我受到各种攻击可能比所有老师加起来都不少,只不过我名气没他们大,加上我一律不回应,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全忍下来了……结果就造成了一些人莫名其妙,动不动拿我当靶子和出气桶,像这种刘姓作者一下就扣了这么多帽子,让不认识我的人还真以为老杨头就恶魔一个!
 
对一个作者的批评,如果没有私下交往发现对方人格有问题,人家又没有不可磨灭的劣迹,最好针对观点。但我发现一个现象,过去平均每天都有怼我的批评,却没有一个人对我文章中的任何观点提出批评,而是大量使用了“特务、间谍”,“无知”,有如这位刘作者所说“自大,洋洋自得、自以为是,过于高看自己”——说实话,作为一名写作者,在我字里行间中,我不“自以为是”,我写评论干啥?我不“自视过高”,我敢直面打压者,贴出我的文章?包括“洋洋自得”这难道不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更重要的是,这些文字表现并没让我一千万文字中伤害过一个普通人,更不用说“同道”了。没有一个认识我的人说我不谦虚。能让就让,能忍就忍,但一伙被我认为是“同道”的家伙竟然表现得与歪门邪道无异,背后诋毁、信口开河,这到底是咋回事?
 
记住了,如果你们圈中都是这种人,我宁肯敬而远之,安心做我的“代购小贩”。
 
杨恒均2017/5/21
 
 
推荐 6